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再談雨

近來blog更新頻頻,廢言一堆,全因雨天之故。我時常覺得自己出生時,雨綿綿下著,風冷冷吹著,是冬日常見的冷鋒雨。
回來興慶能連上網,又來打些廢言。其實草稿裡有兩篇正經文章,一是維梅爾的書評,另一是圍牆的評論。暑假最初幾天,應該會努力完成之前和BILL出遊的小文章、sample demo的碟評等,想做的事太多,趕快放暑假吧!!不過……做完工作再說,因此排時間的功夫絕不可少。還有一件宇宙大魔頭的工作在背後……所以暑假應該是四份工吧!如無意外將延續到下學期。所以…其實算起來空閒時間並沒有增加。有時候覺得,自己捨本逐末,不過,也沒辦法。
看見shepshep上傳到facebook的短片,指導呢~~真厲害。朋友們相繼找到路向了!遠赴澳洲的shepshep即將學畢,DICK今年考進演藝沒有?也沒關係,反正他早得到十級資格,不愁前路,愁的只是能夠更上一層。BILL不用說,他老弟笨笨的跟著別人路子走,也算生活安穩。厚仔在澳門有朱因,阿斌中文系應該不錯。大B反過擔心我……而我呢?好像還是老樣子,沒甚麼進步,沒甚麼出色,也許就這麼樣一輩子,就這麼樣。可是我應該不會讓自己過得這麼好,不斷跳入火坑裡,才是我該走的路。我這輩子,過得太安逸,上天也不可能分過我。我的原罪比別人重吧!一直這麼認為。
活死人學長埋怨雨天何日離去,我倒是很喜歡雨天,令我思緒活躍。不是理性那一面,苦悶的文章,不可能在雨天得出,因而報告質素太差,也是如此。假若將來研究學問,必定回台南,如果寫煽情文字,非台北莫屬。英國也許不錯,霧都,雨城。
不過,這些都只是奢想。
短短打了幾句,沒想到居然11點了!好吧!繼續播盧巧音,繼續沉溺在圍牆。琼姐說不經不覺被我感染了,開始藍奕邦乾淨的歌。乾淨,倒沒想過用這詞兒來形容,也蠻貼切的,乾淨,帶著雨的氣味,清新洗淨,雨,是藍色的。可是感染呢…卻出乎意料,甚至不願意感染她。要知道,不斷推薦又不斷落空,才有孤高和惠眼的感覺,嗯,我一直覺得自己看上眼的東西,不可能有人欣賞,所以我對外都說喜歡藍奕邦更甚於陳奕迅,可是集會都叫eason的歌。榮少突然引用兩句歌詞,那是eason最好的國語專輯最後一首歌。因為,沒多少人記得,所以他是全碟最動聽的壓軸之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