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黑到……

今天,運氣依然很差很差。
早上大雨滂沱,可是下午要交東亞海洋史報告,昨天做了一半,今天必須完成。8時多,縱不願意,亦得起行。冒雨騎車,機汽車水花不留情。右手打傘,左手控車,背包和手提電機交叉,壓得兩肩抬不起來。到館,雨停天晴……

##CONTINUE##
打報告,打報告,史料記載的事情都很有趣,但與我無關。突然館員靠近,登記我在館內飲涼茶,她禮貌地列出我沒反駁,因為的確是我的問題,也沒有指控他們許多人在佔位置也不取締等等,以我惡劣的往績(法國面包、珍珠奶茶、餅乾、薯片、咖啡、烏龍茶……),今天才被抓,已經算仁慈。館員規章倒背如流,半年再登記一次,即停止入館一個月,沒有的,我可以借其他人的證件。這樣也好,之後圖書館的風氣應該會改善吧!一半人睡覺佔位置,或許會改變。
拼死拼活趕了10個鐘頭的報告……只出來三千多字。很累了!不想做…突然鬧抑鬱,真神奇。待會很可能交報告,之後就離開,不上課,去逛書局。整個6月都沒逛書局,不想買書,今天想買,買一本卡爾維諾,好久沒看卡爾維諾,好久、好久。
昨夜失眠,只好沉思。想到樺華學姐27日來,最初希望她幫我買古德明,來台灣之後,都沒讀到他的文章。又想她買AV現場,可是,請女生幫忙會尷尬吧!雖然那本不是情色書,屬社會研究範疇。又想到那些AV女優,為什麼可以這樣理性呢?把愛和性切底割裂分開。村上春樹《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談的亦是愛和性的割裂。人呀!特別是西方浪漫思潮,先有情、後生愛、最後有性,三位一體論。可是現今還有多少人奉行著?我問自己,能不能做到?情、愛、性的分離,每件事變成單一的,像法國人,親一親嘴,然後上床。他們為什麼可以這樣?我想不通。
想著想著,雨來了,夜靜了,人睡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