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8日 星期四

憂慮未來

看到這篇文章,應該已是明天。把文章設定在明天,等到明天再看,又會是怎樣呢?
開始憂慮來年住屋問題,其實從第一天簽約之後就已經有不好的預感,直到剛才打電話去找房東,這種擔心,昇上高峰。小到大,都希望安居樂業。安居,至今未做到,因此我拼命走、走、走,愈遠愈好,愈宿生愈好。
走、走、走。世界有多大,就走多遠。然而我這副殘區,又能走多遠呢?又能遠呢?到底,到底。
將來令人憂慮,正因為未來無法預料,即使今日安穩,他日亦未必平安。常言道,居安思危,這說明了人生無奈,世事無常,人呀!為甚麼不可以一輩子平平安安?平安是否奢侈?樂園不在才會渴望樂園,世事多變才希望樂事永恆。
花愈長時間尋找平安,才明白憂慮與人同在。
夜來一個人在阿東房間,冷氣機雖異,但運轉聲音熟悉。這是個難得能思考的夜晚,沒有冷氣的房間始終太熱。這是個莫明奇妙,忙碌仍在,期末考未過,感情無處寄托,無奈孤身一人的事靜的夜,歌聲、蟬聲、貓叫隱藏在機器背後。我又在一個不屬於我的地方,打下幾百字毫無意義,唯一屬於我的文字。這,才是我過去現在將來,最想做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