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無謀之行.瞎逛台北(2)----故宮博物館

說來慚愧,來台三年,第一次到故宮博物院,之前沒有任何計劃或衝動希望逛一逛故宮博物院。有名的翠玉白菜、林林總總的藝術陳列品對我而言只是鎖在櫥窗裡的屍體。5月初故宮之行全因修課教授安排,前往故宮看常設的清代滿文檔案展,呈知出發前一星期,老師打電話確認後,宣佈︰「滿文檔案撤掉了!我們這一次去看瓷器和畫吧。真是的,常設展怎麼會撤掉?」

##CONTINUE##
出發當天,老師沒有隨隊出發,「哼!你們這些小雞坐遊覽車慢慢晃上台北吧!老娘坐高鐵上去。」我有點暈車時仿佛聽到老師心聲。她交託一個大二的烏鴉婆負責,「所託非人」就是形容烏鴉婆和老師的信任關係。烏鴉婆擔任一年班代表,講義印漏的漏,通知缺的缺,回程時還把同學掉在休息站,實在經典。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老師不找班上大四大三的負責,有更多辦事能力更好的同學呀!例如我……但也幸好沒找我,領隊就不可能去旅行!
埋怨在車上花兩小時才把台語唱片換成叮噹大電影的烏鴉婆後,短短幾行字我們終於抵達故宮博物院,豈料老師還未到……「先參觀至善園」烏鴉婆聽從老師隔空電波指示,下達命令,一團鴨仔就這麼出發。
我和肥貓、咸濕學長一道走,全隊只有我們講廣東話。至善園這個名字還真隨便,止於至善,旁邊來個至德園(只得完),意頭不好。至善園中式小型亭院設計,一個政府(如果還是老蔣時代,我會形容為「皇家」)管理的亭院可以這麼樸素,實在難得。而且絲毫沒有中國文人的雜氣,平民、大眾得像一般市區公園。這兒的錦鋰大得嚇人,我們偷偷做了一些園規禁止的事情……
參觀過後,我們進入故宮博物院正式參觀。導覽十分專業,至少是我參觀過的博物館之中最好的,全程很乖地聽,沒有找導覽員毛病。導賞用耳機也是第一次,轉頻道,旁邊日、英、粤、韓語團的導覽一清二楚,不愧為台灣第一博物館。
陳列品非常精美,其中一對瓷器在康乾眾多浮艷的磁胎畫琺瑯和磁胎洋彩之中脫穎而出,只用黑色在雪白的瓷瓶上畫寒江釣雪,那時我突然想︰「假如我擁有大盜的身手就好了!」咸濕學長也說︰「每次來故宮,都想偷一兩件回去珍藏。」就是嘛!藝術品應該放在更廣大的世界裡,伴收藏家殘舊、老化、最後消去。博物館裡的藝術品的確保養得很好,可是總覺得是標本、乾屍,沒有活的感覺。
這次參觀已經寫成一千多字報告,交給老師,不想重覆再談。簡而言之,清自乾隆之後,所有藝術品都不及以前,
董橋在《青玉案》裡,記述一位晚清出生的老太太說瓷器到乾隆之後,就不用看了,是有原因的。乾隆花光國庫,清國力自始無法振興,外國乘時入侵……種種因素交織,藝術品的精細程度均不及盛世。相反北宋國力愈弱,藝術品反而愈漂亮,徽宗朝即是一例。
之後還看了翠玉白菜、多寶格等。第一次看鎮館之寶翠玉白菜,沒甚麼特別感覺,形容詞彙聽太多,說穿了只是工藝品,我比較實際,一楝真是好吃的白菜更容易感覺。多寶格則很有趣,那些皇帝多無聊,只因為觀賞真品需要經過內務府重重審批,就仿製一件微縮版,放在床頭,有空便拿出來觀賞……多無聊呀!喜歡必然伴隨著等待,真品需要等待,不能隨時看見,因此才有價值。每天都可以看見,很快厭倦。

我和肥貓告別黑口黑臉的烏鴉婆,登記離開後下山。坐車出發去西門町,開始一日一夜的自遊行。本來想找咸濕學長一起離開,可是他迷失在故宮的藝術品裡,電話打通時我們已在車上。
離開時肥貓幫這對異國情侶拍照留念,我在旁也偷拍一張,郎才女貌呀!就是鼎醜了一點。查過資料,沒找到這個鼎是誰營造的,但整體而言,故宮綠色屋頂真是難以接受,沒見過中國式建築用綠帽。如果顏色有點參差,我會猜疑是某行為藝術家的傑作。
小山丘交通方便,公車路條一應俱全,政府力量的確厲害,全國第一就是資源多、投放心力多。只不過要參觀,始終避開人潮,才是王道。

延伸資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