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8日 星期四

所謂伊人

沒有書腰,我會買這部書嗎?白字宣傳藍字導讀令封面雜亂不堪,恬靜的文字因書腰而嘈吵,過多描述破壞優雅和高尚的文筆,然而,沒有書腰上十一個緋紅大字,我會買這部書嗎?
更多有關 為妳默哀一分鐘 的事情

##CONTINUE##
18歲少年禁忌的戀愛,由80歲老翁執筆,是甚麼樣兒?
這本小書,我讀得很慢。夜深人靜,播放柔和音樂,緩緩凝視、停留、倒帶,好不容易嚥下,前進,闔上,恰恰一夜一章。
伊人,踏著輕波碎步而來,乘狂風暴雨遠去。少年似是默默暗戀,愛意發酵恬靜詳和。情與理之間互相追逐,牽掛和悼念糾纏。伊人羸得博愛,也覓到至愛,卻不敢聲張,有時慌張。少年撞進她心扉,一舉手一投足都使你心亂如麻。
是他!是他殺死你!無法捨棄又難以維持,倒不如在思念中殺死你,毀掉自己,刻下休止符總比無言的句號好,至少夜幕下,星帷前,可對酒笑言「天奪走你,並非我們失意別離。」不怨誰,不恨誰,無言別去,休止符後仍可回想曾共你讀過的一字一句。
很少讀愛情小說,16歲讀了第一本,幾年下來記憶只殘留《半生緣》和《挪威的森林》片言斷句。這本書猶在兩者之上,我很想送給每一位面目模糊音容裉色的我曾經傾注感情的異性,試圖借助文字用自己的語言深化藍茨素淨那深得只能允許情人逝世而不可以分手終結的感情,明顯失敗,那麼,引用吧!這一句不多不少,堪可比美︰
「所謂伊人,所水一方。」好詩好書,值得低回三遍。
腹稿並非如此,清晨執筆竟然換了樣兒。的確,真正的好書和感情只可追憶,經不起任何發展和詮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