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5日 星期一

前方

這個星期日子過得不太好,應該說,非常差。
肚痛三次,好幾晚痛醒,上廁所半小時,虛脫地回到床上,好久才睡得著。
每天只吃兩餐,有時早晚,有時午晚,早午都用一杯珍珠奶茶解決,一來沒食欲,二來薪水未下。全靠阿東幾百塊吊命,不知吊到何時。
組員又出事,明天交的東西今天才問我要怎麼做。詳情可以看這一帖。很累,已經那麼多事情要煩惱。以前喜歡吵架,覺得吵架之中自己代表正義,現在生活已經如此急逼,衝突和磨擦可免則免。經過這麼多人事糾紛之後,我想寫一個故事,關於評斷他人的事,道德法官之類。介入他人之間的衝突是極不明智的,然而人愈來愈多,人與人之間的磨擦不可能從此消失……這就是人的可怕之處。
凍水涼繼續。踏入第二個星期,房東還未聯絡下一手房客,即使連絡上,說實在話,我也沒有錢買新的石油氣,因此這種情況很可能延續至搬新居之前。
本來花了些心思,寫好為你默哀一分鐘讀後感。卻連續幾天沒有心情修改,放到網路上。現在的心情不宜寫文章。
開始思考升學這個決定是否正確。總覺得放棄所有去追逐某種不存在的虛幻,到頭來發現和目標的距離不近反增。到底,我應該如何?以前的堅毅和勇往直前的性格?繼續屈從的自己?
我不知道。
我討厭現在的自己。
讀梁文道書,介紹康拉德。一個海員作家。好想讀讀看。關於大海、關於追逐、關於遺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