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午夜夢迴

仍然被前晚的夢纏繞。這個夢很奇怪,已經好幾年沒夢見這類題材,可能與現在讀的書有關。這幾天埋首讀《為你默哀一分鐘》,讀了第一章,突然有一種衝動,想送給所有認識的人,特別是JUNE、DICK、CHOYI、LING、冬、師姐、斌。這本書……是不是這本書帶給我或製造了這個夢?
可能受夢影響,起床上班有點失神。忘記帶鎖匙,焦急不已。打電話給房東好幾次她沒接,我想起她說星期六不在台南,更是焦急。中午好不容易打通,她說︰「我沒有你房間的鑰匙,讓我想一下吧!」掛掉電話一時候後,她叫我去東寜路信義房屋取備份匙。
請活死人學長載我去取匙,回去,兩個男人都開不了。無奈再打給房東,電話接通門就開了,活死人學長笑說︰「聲控匙?」我循例請他進房間參觀,他驚歎︰「好多書呀!」愛書之人反應相同,我苦笑,沒書頭痛,有書頭也痛。行不得也哥哥。
那時候,它正好躺在床上。
我一直對夢有種特殊的辨認能力,知道哪些真,哪些假,哪些會發生,哪些不會發生。這麼說可能很奇怪,不過歷史事實是,06年差不多這個時候,我也做了相同題材的夢,後來的而且確發生了。不過今次的夢與上次有根本性的不同。
不同之一,夢裡的主角不知道是誰。那個人由始自終背對著我,雖然身型和背景已經烙在腦海,但我絕對不認識她,至少截至現在我不認識。上次的夢,主角明確,連場境都十分容易分辨,今次則夢到神出沒之地了!
上次情節很複雜,但不難解讀。今次無重解起,連場境和主角都不知道,怎麼解?唯一不同是上次的夢帶著濃重離愁和哀傷,今次是純粹喜悅。到底,是誰?
好久沒有被一個夢困住這麼久,好久沒有夢留在記憶中,也許這是搬到外面的好處。
石油氣沒有了!也沒有錢叫。我怕叫一罐新的,搬走前用不到一半,房東不願花錢買下來,很不化算。不過短期之內都沒有錢叫石油氣,唉,為甚麼還未找到工作呢?唉……上天又給我考驗,咬緊牙關捱過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