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8日 星期五

乾塘

近日真係心血少。前幾日預計打的遊記,預估暑假才能夠出來。以前總是文思泉湧的,如今打一份報告都難,可能與閒適時間不足有關。現在都是來去衝衝,沒甚麼時間靜下來,任思緒隨意飄蕩,一想到這,就覺得累。連報告都未能好好想一想再寫,也許要多走些路,少騎單車了!不過必須在幾個據點高速移動,有時真是身不由己。
說句老實話,很累了!
比星座講中,呢輪真係有D怕寂寞,成日都想搵人出黎食飯,但係呢又要等BILL WO。主動權係曬佢手上。不過呢輪真係想有人陪下既,返到去對住四面壁一部腦同埋成山未讀完既硬書。D咩鬼小說文學都睇曬,但係呢,都無感覺,對住D咁既書又無咩興趣睇,想寫下野又寫唔出,再咁落去真係死得人多。
岩岩趕起個互評,個腦實曬咩都唸唔到,好辛苦。點解會咁呢?到底出左咩事呢?天呀!比D啓示我吧!
尋晚本來想去系館溫書,考東南亞史,但原來歷史之夜三綵,勁嘈,走左去睇漫畫,變左查實我無溫過囉=.= 是Q但,陣間去食個M記再返系館溫,真係咁都得,勁HEA。歷史之夜真係好無謂,或者我不嬲對群團活動無興趣,再加上D唔專業既群體活動(唔知點解我做咩都唔可以有D玩玩下既心情去做,或者抱住D HEA下就算既心情呢,呢世人會易D過)。琼姐同阿城都有參加,真係做壞曬規矩,僑生不嬲都無慣例玩歷史之夜架嘛。不過唔理LU,佢地鐘意LA~~反正我都無眼睇。不過講起歷史之夜點解D人唔係做歷史劇既呢?我想寫既俞麗娜劇本家陣連書都未搵到,中大出左本新既中國音樂史,好想睇,但係成兩舊水,玩野咩!咁搞法死左都未開始寫LA。話時話咁又三年,D寫作大計一件都未開始實行過……激死人,我到底有咩咁忙?搞到咁既田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