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6日 星期三

正職是玩耍

面對如山堆積的報告,還跑來打BLOG,勇氣可喜。時間完全被報告和打工佔據,希望今個學期完成的15萬字初稿和遊學紀錄,十畫未有一撇,頗為苦惱。
報告不能請槍,史方報告人際關係處理得不好,前幾天上台北,把所有事情都掉下,星期一回來,拼命寫先秦報告,結果兩邊都做得不好,責無旁貸。史方最嚴重的問題是沒有人能夠分擔我的工作,一個理想的團隊,工作應該能夠互相分擔,顯示組員之間溝通問題,然而史方這一組根本不可能。她們迷迷糊糊,害我原本興沖沖的,熱情也不由得冷卻,覺得只有一個人努力,很沒勁。始終還是要做的,能做到甚麼程度很難說,絕對沒有辦法達到我理想中的高度。
其他報告也因為時間催逼,根本沒辦法好好思考,書抄一抄就送出去。再者今個學期讀書報告全部是高深學問大家手筆,除了頻頻點頭,幾乎沒法寫出任何評論。試想想看,人家一生鑽研同一題目,然後花半生精力著成一本書,我用半個學期讀一科,半個月讀他們著作,再一個星期寫一篇,質量上的差異,顯然易見。所以,寫書評還是小小的小說好,至少那是我熟悉的環境和領域,再差也能寫些感興。學術著作書評寫不好,沒有感興是主要原因。
早幾天去台北,大出血。BILL來了之後一直超支,雖然我一向都是超支一族,但整個月不買書沒交學雜費也會超支,還是第一次。他還叫我最後一個星期帶他到別處玩,他想去台中,我很坦白告訴他,不可能,我沒錢,說了兩三次,他不再提起,但去玩的心理如舊。或許經濟問題在他而言不是問題,在我卻是大大的問題。他一如既往,只顧自己並不考慮其他人,與他人相關之事,只從醫學角度出發。他兩兄弟都有一種盲目特性,進入某個領域,維護、追從,只談相關領域的事。BILL時常埋怨與alan ma、駱駝等聚會,不斷講醫院的事情︰「其他人不想聽,我不願講,但他們樂於圍繞醫院話題。」可是我們之間的課題,我講歷史故事,他只管告訴我醫院發生的事,半個小時下來,話題可以完全沒有重疊交雜。我只能說,他來了,沒有期待之中的快樂,反而覺得日常生活被干擾,如果暑假來,我閒一點,還好。現在連吃飯花費也增加(本常一個星期之中,有兩天只吃包,現在每天和他出發吃飯,有時要帶他去吃特色東西……)不過也因為他來了,我才強逼自己休息一兩天(代價是報告寫不出來),可以寫寫遊記。
近來英國社會史到工業革命,談及工廠化,人類受機器支配,我開始討厭英國……
世界一切都是埋怨和批評的對象。昨天和活死人學長談起,將來不會定居,到處跑,他說︰「咁瀟灑?」「無計LA,又無人掛住我,我又無人可以掛。」也許這就是我一生的寫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