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日 星期五

生趣

近日沒甚麼勁兒寫東西,可能生活太平淡。計劃寫一篇關於機車的文章,我幾乎開過所有系上的人的機車了!每一部車的特性多少也有把握。又想談談從《戰龍無畏》看中國堀起,又似乎太片面。又想談談關於哲學的問題,不知道為甚麼上大學之前想當個文學家,上大學之後想當個哲學家,儘管我對兩者都不甚了解。
前幾日和蠢窮(決定用這個新代號,反正網路,嘿嘿)、阿祖和宅女(無敵新代號,本來想改疼青的,不過很奇怪,反對的歡迎留言公投自己的代號)去交訂金。訂金呢,又要別人代墊。這一陣子經濟狀況極差,明明算得剛剛好,但因為交通問題經常超支,又因為6月少一份薪水,令我很苦惱,而我又不想借,看能挺到甚麼時候吧!下個月可能要2千元過活,如果能活下來的話。
報告報告和報告,這段日子除了報告就是報告,連小說都沒寫。花一年多寫的小說,終於到中段,文字不可取,但內容很不錯。想看原稿可以潛入我雙重門鎖的房間,在枕頭底下日記旁邊有一疊隱形墨水寫的無印a4再生紙稿本,有興趣去找找看,假如看得懂的話。
無病呻吟了一下子,明天上台北,終於可以休息一兩天,代價是$$。我很討厭不斷把$掛在口邊當作藉口,但$就像肚子餓一樣困擾著我,花這麼多年,始終被它們束縛著。終有一天,我會找到方法,不再受它們束縛的。加油吧!阿彌陀佛。
擺脫束縛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超越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