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心不在焉

這兩天花了很長時間思考,基本上沒得出任何結果,也沒有固定去想某個問題,反正一如過往,坐著凝望手中書,耳畔放著歌,但心神不知跑哪去了!相比起很專心看書或很專心寫文章或聊天或怎樣怎樣,我覺得那種出神的雲遊太虛的狀況,才是我的正常狀況。如果勉強歸納,只能夠說,我在找我。
近來覺得可能太自我,令到身邊人無所適從。上兩個星期去一趟金石堂,隨手翻開九型人格的書,測驗得出我是第4型,甚麼過份強調自我令空間失調,身邊的人很辛苦,因我遇事均躲進自己的世界裡,不與他人分享。我想暫時還好,因為我身邊沒甚麼人,而且我也不認為其他人能解決我的問題。但是分組報告之時,我所強調的,無形中變成獨斷,很難與別人融合……我太想要自己的東西了!「即使說出來,他們也沒有辦法了解吧!」過去的坦白遭受太多錯折,人便會想辦法調整生存態度。
我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想法,說真的,有時候口不對心是自然反應。以星座而言,雙子座被視為最口不對心的,或許我打破了這個定論……不過剛剛在facebook做的測驗,居然說我是雙子座的……如果要找出比較貼切的形容,我覺得浮誇最相似。


##CONTINUE##

阿江的事,日夜掂掛在心上。雖然知道做不了甚麼,不過總是無法揮去那張笑臉。最可怕的是,因為這樣,我忘了清史考試。報告寫得我整個人有點浮誇,根本忘了考試。希望明天讀還來得及。
好幾個人問我阿江的事,我說得不明不白,一來資料時效太久,二來我不想多說甚麼,恐怕自己悲觀的情緒影響他人或放大嚴重性。

上班上得整個人麻木了。我以前常常被人視為不懂得笑的混蛋,事實上有一段時間(不夠一個星期),試過對著鏡子練習笑容,但沒甚麼成果。其實我不習慣看見自己的樣子、聽見自己的聲音,說穿了就是不懂得面對自己。可是上班時必定要對客人笑,生硬的笑聲和看不見的笑容……昨晚下班後去吃飯,恰巧店內有一面橫壁大鏡,我看著鏡裡的自己,神情木然,找不到絲毫感情,仿佛過去黏在臉上的憂愁和苦惱已遠逝,換來一張冰冷面具。
面具,就是現在的我。我想知道自己過有沒有過去的激情,在激情和冷靜兩極停留,不存在灰色地帶的世界,或許才是真正的我。

說了一大堆無謂話,其實我真正想描述的是天氣,有誰看得出上面的文字我是努力地寫天氣嗎?
談談今早上社會史時想到的故事。突然想到寫一個女性為主角的短篇,我很少用女性做主角,總覺得抓不住她們思想的精結所在,簡而言之就是寫女人寫得像太監一樣。前天聽到一件事,又與ling討論關於放手後很快與另一個人交往的觀點。然後想到以馬場為題材,關於兩個女孩的愛情小插曲。兩人都是千金啦,不然何來學馬術呢?女孩A在等一個放監的男生,為此她拒絕無數人的追求,但到後來她居然發現自己忘記對方的容顏,連那份感情都棄置在馬槽裡。女孩B是個同性戀的,可是她最愛倒追男生,特別是電車男那一種,令她有強烈的滿足感。然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她倒追一個電車男,男不理采她,反而被她發現他在追求她的女朋友。HAHA~~很奇怪的想法。而整個故事用馬的對話來寫,不用十分鐘就寫完︰
「咩~~~馬~~~御~~咩咩咩~~~昂~昂昂昂昂昂昂昂~~剔…踏」
很精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