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4日 星期六

森與林

近日狂煲史書,沒法子,以前沒讀過,現在只好加陪努力。整個三月都在拼命讀英國史、東南亞史。今天花了很長時間寫先秦報告,又是捉蟲的報告,教授開的題目完全與縱橫家探討的內容無關,早知道不做縱橫家。但做今次報告才發現,原來上次報告做錯了,縱橫家原來是主張性惡的,雖然我不太同意,但從新找資料的過程當中,發現某篇論文的摘要有提到縱橫家是性惡論支持者。上次老師沒提出來質詢呀!不過老師對我印象不好吧!上學期堅持一個人,而且研究計畫寫得很差。我一向都是這樣,學年課,上學期了解個大概,下學期才真正找方向。歷史系的報告太重,閱讀技術變得非常重要,我的速讀功夫愈來愈好,但精讀功夫愈來愈差。特別是小說的理解變弱,以往總能夠好好體會,可是近來愈發變得許多小細節甚至大脈絡無法記清楚,內裡所寫的感情也刻不進心裡。
總體而言我沒有以前那麼細膩,愈來愈能面對生活的代價居然是沒時間體味人生點滴。時光把我的感情沖刷得常瀑布下的頑石,圓潤不已,因此所有的喜怒哀樂均輕輕滑過,半點留不住。
讀了月生硬而不帶感情的史書,好想好想看小說,最好是不用太多腦筋又能賦予深厚感情的故事。前一陣子迷上推理小說,如果可以,我還想讀更多。
晚飯前淺談兩句而已,Ling說我其實很渴望談戀愛,因為我反反覆覆不斷探討這個話題,而且努力爭辯北上並非因為男人無能。儘管我覺得這兩個論點的邏輯性有問題,然而我不否認也許我期待自己喜歡上某人藉以證明自己還擁有感情。
許多東西連我都不了解,現在傾向不要多想,多謝藍奕邦令我明白,有時候向前邁步勝過原地思考。暫且就這麼下去吧!靜觀自己改變,也是一種樂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