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4日 星期二

不想再糾纏

上班偷打,心情不好,史方課後整個人跨掉了,很累,想睡,想休息。可能斷斷續續。
昨天開會,老懵董不來,沒有理由,今天居然跟我說︰「因為要做文獻回顧呀!我禮拜天才看到。」我很生氣,禮拜六上傳的東西,禮拜日看到並以此為藉口禮拜1才做不來開會不說一聲。叉琪更過份,今天報告,課也不來上。我看了老懵董的研究計畫,裡面多有錯漏,一氣之下,用紅筆刪改並說︰「這份東西,改好才交出去。」然後向老師解釋,她問︰「你最近在忙甚麼?你的東西很薄弱,另一組已經進入到一些背後的原因,但你們一直停留在描述上沒有具體呈現。」這些我都知道,只好說︰「我們組員的互動出了問題,希望能夠解決,如果不行,組員可能會出現變動。」我當時想,假如只是我太忙,事情就好辦了!
把報告按下來不交,還是第一次。我只是覺得,如果再隨便交出去,之後的東西也會隨便做一做,然後大家隨便留個分數……一日組員內的問題未解決,一日都沒辦法把報告做出來。夙木魚不斷煽動我割捨老懵董和叉琪,我覺得不明不白割掉她們怎麼也說不過去,只能夠給她們最後機會,如果沒達到要求,那只好出此下策。再這麼下去,事情沒辦法順利完成。
在這份報告上,我花的時間和心力太多,做到幾乎貧血,仍然沒法如願順利進行。我討厭自己的節奏被打亂,而且不值得。因為她們兩個,進度延後了兩個禮拜,看情況現在還會再延下去。我在反省之中,到底是我的問題,還是她們的問題?我不知道,只希望能夠解決。
夙木魚她們說我太好人,應該立即裁掉才對。昨晚思考了許多,今次已經是我來TW三年,發脾氣最大的一次,把應該交的作業按下來,前所未有。這幾年時常想著老師的話︰「為甚麼總是強調人是惡的,不從好的方面出發,給人機會呢?」雖然我覺得老師的論調過份天真,但我受到感染。以前只看見惡,人不開心,世界灰暗。如今常予以機會,覺得一切事情總有解決方法。我不知道哪一個種做法比較好,只希望一切困難終能解決。
周日無聊,跑了一趟國家台灣文學館,希望學業盡快上軌道,可以平靜心神,好好寫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