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1日 星期六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

這篇,想寫很久。這幾天心情很差,都因為史方報告,我討厭每個人不斷地問一些已經說過很多次的事,最最討厭叉琪說︰「老師認為研究自己這個方向很有趣。」琼姐參加朱學恆講座後十分興奮,餘興未盡向我介紹︰「朱學恆說權威是用來挑戰的。」我立即回應︰「這個道理我16歲就知道了,有興趣的我會自己去聽,你不必覆述。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太早熟,太早知道想要甚麼,導致愛惡感太重,不合適的東西全擋在門外。當然,我還算是勇於嘗試的人,只是不盲目而已。所以來到TW,總覺得同學很幼稚,很像中學生,最具體的例子是,都20歲人,居然常把︰「老師說」掛在嘴邊,這三個字我中三之後已經很少說,中七之後連「柏拉圖說」「孟子說」等等都減少了,最近常提的一句子曰都只有「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所謂定型就是這麼一回事,當人生觀、能力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探索就不再出現。青春是探索的階段,不代表離開之後不再迷茫,而是知道應該從哪個方向發展努力,由單純的發問轉變成實際操作。
前一陣子去兔子學姐家聚餐,看到阿祖和活死人學長拿著NDS和PSP,心裡很羨慕,發現他們的生活和我的中學時代很像。沒甚麼工作,有閒錢便買東西玩。那時候至少衣食無憂,不像現在。那時的生活說白一點就是宅男般寫意,小說、打機、模型,連聚會都很少。一直尋找回到過去生活的方法,然而如今想一想,要再過那種生活,自己可能會悶死,現在的生活變成三不五時不去走走便不舒服。今早起床陽光很好,晚上才上班,很久沒有整個白天都是free time。突然想︰「騎車到處走走吧!」然而還要寫報告、史方……所以如今仍窩在圖書館。不停勉勵自己今天的努力為了將來,可是我愈來愈懷疑。成長不代表疑惑盡去,只是尋找的方法改變而已。
近來又隱隱約約覺得不妙,不妙除了經濟(這個……從來沒有妙過),就是某些人似乎企圖接觸我的內心。這是不可能成功的,我比以前更平和地平息這些事情。我只能夠說︰「門都沒有。」
關於史方,我在討論區發洩完,現在心情好很多了。大家正在計劃春假旅行,我都想去……但……還是那一句…沒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