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1日 星期三

惑星良朋

前一陣子想寫短篇,故事大約講某男的人生圍繞著另一個女生,但她並不知道他的存在。他沒有刻意去做甚麼,但總是在某些細微細眼的地方出現她的身影。靈感源於二十世紀少年,亦與現在的生活相關,我似乎變成朋友,可有可無的存在,但身邊許多人卻被我牽動著,或反過來說某個不曾交雜的人此刻正為我忙亂(例如註冊組的某君)
近來讀西洋史和先秦思想論著,基督教和墨家主張兼愛、平等的愛、無私的,也許正因他們而設。我覺得現代人太自私,包括自己,沒有群體概念,也忽略了許多默默地支持世界運轉的人。以前我看不起這些人,但如今卻發現其實這些人才是最可敬的。這一項論點,還是回歸小說,正努力嘔出十萬字初稿,試著把村上式的平淡與武俠小說混和。初步結果非常失敗,只不過主題與以往並不相同,我在寫一個關於平凡人的故事,不再是英雄豪俠,只是小人物在江湖中打滾的心路歷程。
另一個靈感在於兩天前收到的mail。已經好久沒有和別人談論感情問題,華樺學姐例外,她還真的是少女心事傻痴痴。事源一位網友寄來mail,他現在讀ive,生活過得不錯,因此每次談的都只是流行音樂,我搬屋後少上網,他有些困惑,因而send mail給我。

##CONTINUE##
算起來我到TW第一年,他剛好會考失敗,讀ive,那時候他告訴我仍喜歡某某,再過兩個月他說放棄了。我那時候不置可否,但他自始沒有和我討論這些問題,反而是他的初戀對象問過我她男友的事(後來在我的勸喻下分手)。這次他來信,文筆超爛,然而感情卻似乎昇華到另一境界。
話說去年他和某女生交往,兩人相處得不錯。可是幾乎在相同時候,他留意到另一個女生,只因女友常常講八卦。那個女生姑且在此以少女A稱呼,在學校三年幾乎沒有對話,雖然MSN、facebook都有,但極少聯絡,有時候會互相去對方xanga看照片,已經是所有的對話了。然而在女朋友口中,他得知了二人之間極微妙的關係,當然,這些東西女朋友不知道,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如今有我知你知和全世界知。略述如下︰
事件A
少女A一年級時,曾經設計一件tee,開放日時賣。這兩件衣服被杰仔(my fd)鄰居阿嬸買了(都幾O嘴,邊有人會叫隔離屋阿嬸去open day而唔叫自己屋企人)。後來鄰居阿嬸的女兒不合身,這件衣服輾轉落入杰媽手上,杰媽給杰仔穿。(所以佢條女認得,杰仔著左年幾先知原來係女裝)
事件B
少女A之前曾經被班上某男追求,以已經有心上人為由拒絕。此傳聞杰仔早已得知,他一直認為該少女A貪慕虛榮,因而拒絕。經女友證實的確有心上人。後來少女A交上男朋友,有錢的公子哥兒,杰仔對女友的「證實」不太相信。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話說是去年10月份,阿杰去實習,該店老闆對阿杰不錯,常常說自己兒子沒出息云云。有一次老闆的兒子拿了店門鎖匙忘記取回,恰巧阿杰在與他同一所ive,託阿杰去拿。老闆兒子沒空,叫少女A送去,少女A沒空(當時還不是女朋友),叫阿杰的女友送去(當時還不是女友)。結果阿杰就和女友第一次約會了。(超正!我好鬼鐘意呢D橋段。但電視劇出現呢D野我會鬧人。)
事件C
後來阿杰和少女A男友尚有些後續之事。按下不表,先講最近一件事。杰女友告訴她,少女A鬧分手,要搬出男友家(世風日下,未成年已經住埋一齊)。有一天下課,阿杰經過食堂看見少女A打電話︰「你唔好激動,冷靜D聽我講。」過兩天,他下班(實習一年架)在附近茶餐廳下午茶,看見少女A素顏神色黯然(原句︰落曬型,好頹),身邊有一個中年男人。「可能她分手了,叫阿爸幫忙搬家。那時候我有一種衝動,想去幫她,關心她,但最後都沒有。」阿杰說。

我回覆阿杰如下︰
IS出精裝版WO~~買黎睇下LA~~

2 則留言:

  1. 即係少女A從來都唔係杰女朋友?

    其實人地分手又點會想佢幫?
    有時唔可以為左滿足自己幫人o既慾望而令其他人放下尊嚴o既

    回覆刪除
  2. YES~~少女A唔係阿杰條女~~
    而係路人甲同學

    我都唔知佢WO~~D少男心事我都唔係好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