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4日 星期二

thinking OF

昨晚史方討論,不知道是我的論點無法說服大家,還是大家不了解我的想法。貞姐針對我們一開始7個人交一份報告,開出另些條件,現在部處被打亂,又要想辦法。總之她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無論如何都做完給你看!

關於史方,假如她們看到我私底下做的筆記,搞不好會罵我也說不定。組長也是領袖,與總統相同,下面的人總希望領袖提出願景,他們跟隨。這個願景最好是有成效的、明確的,並且是正面影響。可是現實生活並非如此,大部份時間都只是見招拆招。其實我不是沒有期望的,也不是沒有部署,但當人看不見成效,看不見起色,便會焦急、煩燥,要求在上位者給予明確答覆。又何曾想過,人生總是見步行步多,預見未來少?
貞姐表示,這是古代人心態,期望救世主打救,英雄主義領導。我倒是覺得沒甚麼,雖然與現代團體觀念而言,英雄主義顯然是落後的,可是必要的時候,英雄比任何政體都重要。
寒假讀了松本清張,如今沒網路,不能立即PO評論。也沒關係,想多讀兩本書再說。阿祖的疑犯X在澳門,吼!誰有疑犯X可以借我呀?趕快聯絡。老班的評論等我讀了原著再說,雖然不喜歡把原著和改編作比較,不過在豆瓣上受到誹議。不過還真的很想看,加上該書拿下那麼多奬項,松本清張帶給我不一樣的推理小說衝突,令我很想多讀讀這類作品。可是,開學教科書花太多錢了……真是貴得想哭呀……有些書我根本不想買,但要考試,強迫買書的教授真是卑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