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0日 星期五

異國同情

去年在新三光三越買的新衣服,至今穿了三次,每次都喝咖啡,不例外地溢出嘴角,滴污純白的新衣。這件衣服很舒服,很喜歡,但每次都弄髒,很頭痛。
新一年,新開始,今年有五日假期,直到周末才上班。過去兩年,寒假都要工作,今年終於可以正式放假。前兩天和阿東跑了大潤發和家樂福,花了好多錢,這幾天的都要賴在他家了!
過幾天便搬去新居,之後沒有網路了!往後聯絡請多用MAIL。
好了,終於可以談談書。08年買了非常多書,寒假於可以慢慢讀,還可以打機。放假真好,無限時間供我浪費。
講講近來看的幾本書︰
抵達不了的港灣的圖像喀布爾的書商,和他的女人的圖像傾城之戀的圖像

##CONTINUE##
兩性人權發展至第三波,身為男人已經覺得女權膨漲威脅自身權益的今天很難避免負面情緒,讀到這幾本書,卻再次勾起感慨和同情。
〈傾城之戀〉因為拍過電影,成為張愛玲最負盛名的作品,與李安拍〈色.戒〉不同,周潤發版本的〈傾城之戀〉比較忠於原著,相較原著〈傾城之戀〉也容易閱讀,年輕作家初期的斧鑿痕跡顯而易見,後世許多評論她文風的文辭亦多出於此。張愛玲擅寫中國女性在傳統與西潮衝擊的境況,通全書,甚至張愛玲所有的作品,都基於舊慣未除、新例漸興的社會背景描寫女性,刻劃人生。
某程度上中國人是文明和進步的,五四時代女權也較今日阿富汗女權為高。張愛玲筆下的女主角,最多也只是家族和文化間受到壓迫,親屬最強的武器不過是口舌,利用輿論攻擊對手的技俩精統爛熟。口舌充其量只是言語,她們仍有離婚、再婚的權利,即使傳統不斷施壓,她們還有能力決定自己的人生。然而,阿富汗的女性卻連言論亦受到禁制。
阿富汗的女性充份反映「男性附屬品」的特徵,自由戀愛不但不被允許,甚至單獨上市場亦是禁止圍,與家族外的男子上街便要處以私刑。阿富汗的女性被壓在更重更深的傳統壓力之下,連人生也無法自主。
一似乎都是金錢問題。一日依靠家族經濟之下,也無法擺脫傳統束縛。對於白流蘇而言,改嫁成功後,財政與故舊不相干,風評頓轉,原本瞧不起她的三嫂立即離婚仿傚。蘇爾坦一家無論男女,極欲擺脫他的控制。出外旅行者有之、嫁人者有之、積極進修渴望經濟獨立者有之,這些全是時代給予的機會。西風東漸改變兩國,使得女權有所提升。
相較之下,瓦坦完全不是傳統中東女性,她的生活方式完全是歐洲的。也許作者並不了解中東,瓦坦瘋狂地做愛,她回到伊斯蘭教國家後,還能夠好好嫁人嗎?鄰里鄉親如何看待這位失身美女?伊斯蘭教義之下,新娘若非原璧,婚約即無效。或許我太低估女性的能耐,不必對兩個國度的女性感嘆和同情,也無需鄙棄和妒忌日益膨漲的女權主義。她們自有追求道理的毅力和勇氣,由不得旁人誹議,三位作者吐露的無非如此。

再單獨談一談《抵達不了的港灣》,基本上,這只是一本港灣餐廳指南而已。THAT'S ALL。
我覺得這篇書話可以打得更好的,但多次打開BLOGGER想更改,又覺得改無可改。總有一點點東西哽在咽內無法盡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