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

致馬拉松跨欄員



##CONTINUE##
人大了,愈覺得人生是長跑,而且是不斷有高低不平的欄需要跨。欄太高跨不過,便需鑽過去;鑽不過,要繞道;繞不過不攀。可能會跌死,也可以棄權。
近來很多朋友都遇上生活難題,樺華學姐發生了一些事,她不說我也不問,只得幾句安慰而我又不太懂得安慰。可能我的愁苦剛好留在上一年,因此最近情緒比較高漲,鬥心甚強,能夠反過來安慰其他人。
BILL昨天和我談起一個學琴的朋友的愛情問題。他愈來愈滿意自己身為愛情分析師的角色,自豪說︰「將來DICK一定要搵我幫手。」我O左嘴。我傾向寫個故事,讓那些人讀後覺悟,這反映了兩個不同傳統的教育方法。
1)BILL是西式的,科學的,像攻略本一樣,一步一步告訴你,該如何做,並且衡量得失。
2)我是中式的,只敘述事件,而旁敲側擊,讓當時人自己覺悟。
現代人傾向前者,因為明確、簡單、快捷,已經告訴你答案了。但是人生許多事情,不會有人告訴你答案。
當然,很多事情都必須走下去才知道,才能明白、了解。
本來想打小說的,不過還是把報告寫完再說。最後一個星期,這個學期要完結了,之後又是新開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