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日 星期五

被判死刑

剛起床,看到老師又SEND E-MAIL來。不想看,但又忐忑不安。大約知道老師信中內容,因為30號晚我把整件事情來龍去脈告訴老師,今天大概是因此而回信,好了,我現在看信,大概也不會有甚麼好結果。好了,看了,老師最後的一句話是我說謊因而不再用我。我說謊?大家都用不完整的記憶拼湊這件事,到底真相如何?老師指責我不誠實因而需要一個誠實的助理,那麼在她心目中誠實的定義事甚麼?
事非黑白愈來愈想不清,愈來愈搞不懂。當許多人在你身邊說你不誠實,便連自己都覺得自己不誠實,然而事情又是否如此呢?當我覺得冤枉的時候,有誰相信我?
我不能夠說在人生之中我沒說過謊,可多著呢!不過工作上我一直都是誠實用心的。但我發現,他們每個人都只相信自己相信的,我很想找個法官來裁判,如果法官說我不行,我就認了!對呀!也許可以寫個故事,就叫人生法官,把許多人糾纏在一起的複雜的事情,調查、判決。找個機會來寫吧!
今天本來想寫些08年閱讀回顧的,順著昨天的悠閒心情。算了!既然被判死刑,我心裡也輕鬆,坦然面對將來的指責,還有無盡的道德批判在後。是我的錯我就會認,不是我的我就不會認。
當然,我還有更大的秘密在背後。那是一個脆弱的謊言,還是禁不起考驗的真實?且看將來,而人生除了當下,還真的是甚麼東西也掌握不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