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素書


##CONTINUE##

早上起床,天陰雨濕,寒風淋冽,仿如我的心情。人生在世,總有難過的關,越不過的海,掉下的涯。中午吃完飯,距離上班尚有一點時間,騎車散心,腦海中突然響起「紅日」,哼唱幾句,心情輕鬆了許多。
遇到困難,我一如以往告訴大B和BILL。大B很生氣,也認為我被冤枉,叫我把今個月薪水退回︰「你唔夠我幫你出。」我說夠,因為那些錢我還沒花。BILL想了些辦法,我也照著做了。可是我剛剛和老師討論,那些記錄她根本看都不看,誠如樺華學姐所言︰「你的理由在教授而言根本不是理由。」昨晚還有個意料之外的人勉勵我,COPY原文如下︰
最好系唸下je,如果你真係因為咁而退學or休學,我會鄙視你,呢個唔係我認識ge子房。你亦都冇資格做我學長。
如果大家想認識她,趕快根我聯絡,我把她出賣給你們。老實,睇到佢咁講,我個心都好WARM,覺得我唔再係自己一個人。
事實上來成大這麼久,「退學」二字常掛口邊,但我是不捨得的,一想到過去的努力因為一個念頭而荒廢,就覺得恐佈。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已經22歲了!這條路是我19歲開始鋪的,每一個細節,每一步一舉手一投足我很清楚,至於甚麼時候要走,要離,要奮鬥,要往前,我也很清楚。老師們把我看作小孩兒,我覺得很生氣,說真的,經過這次事件我才發現,學問上她們可能比我厲害幾百倍,但其他方面,也許她們並不如我。為何有這個結論?且看剛剛和老師的對話︰
「你們一直在抱怨。我看過你那張紙,知道你背後很多考量,要買那些東西沒問題。可是整件事,你都沒有知會我。而且,我和你討論完第二天早上,去外文系助理那邊,才發現你給我的資料是錯的!你為什麼沒有跟我講?」
「5號那天我估算12天,要買碳粉和紙,都有問過老師,工讀時數表經過老師修改才印的。」
「我都沒有看。」
「然後我拿去給學姐們簽名,經過討論後修改,她們認為要補3天到15天,就簽了。」
「你們都沒有跟我講。」
「9號晚上我印了兩張明細表給老師,上面有列。」
「可是後來我和你討論,那一張寫8千。」
「我那天沒有開電腦,老師有兩張表,而且問我是不是報到1萬多。是我的問題,沒開電腦確認,以為老師看著表格就很清楚,我沒有重覆確認是我的問題。」
「我就記得是8千4,去到外文系助理那邊才發現是1萬多。你這個程序根本有錯,沒經過我同意,到最後就由我來負責。」
「我明白老師的立場,我也知道自己在哪裡出錯。可能是之前時間不夠,沒能解釋得很清楚。」
「對呀!沒告訴我嘛!你們的薪水是怎麼算的?」
「我是按照之前的做法,大家回去估算,然後平均發放。」
老師轉頭問胖子學長︰「你之前都沒有跟他們要工讀時數?」
「我是算天數,延續家瑩的做法,以前家瑩也是這樣。」
「你們是專任助理呀。」
「她幫我報工讀生。」
「是喔?家瑩管得還不錯,都不用我操心。」(根據胖子學長的說法,以前老師都沒管,一管就出問題)「因為你沒跟她們要嘛,所以後來就變成有人做多但薪水和其他人一樣,出現不公平的問題。所以我還是向他們要。」
「老師,我了解你的立場,我也明白這次事件上面自己的不足,承認過程中我的確有錯誤,以及表達能力不足,對不起。」
「你把這個月的帳存到桌面上,我等一下去看,數字是正確的?」
「這兩個月的帳目一直都存在電腦桌面上,數字正確。老師,這是我這個月報的工讀金,因為數額有點大,放在我那邊我也蠻擔心,我先還你。」
「不是多此一舉嗎?你扣掉你實際工作的時間再給我,不然我也要她們先退出來嗎?」
「我可能暫時沒時間去做時數表,我先還給老師,到時候做完再向老師要。還有就是買紙和碳粉的事情,我考完試之後再來幫老師訂碳粉和紙。」
之後我就離開了。
BILL幫我分析了這件事,他覺得食死貓就可以較完美地解決事情。我大概也不會再爭取甚麼,向老師挑戰甚麼,我已經表明立場,心裡舒服了,覺得足夠。至於他們信不信任我,喜不喜歡我,我也管不了。這次我太投入了!抽離一點對自己有好處,也因為這一次的事件,我才可更抽離一點,看清楚一些。其實,這些教授們和常人一樣,都會被蒙蔽,不管是他人、自己的主觀性等等。他們也有不擅長的東西,例如老師不擅長記憶,不擅長管理等等。
今天去書店,偶然看到一部書︰「素經」。因為時間關係,只看了序,序寫黃石公傳「素書」於張良,而張良得「素書」,全憑一個「忍」字,替劉邦得天下。我才想起了張良的精神。
張良的忍分三個層次。
1)「容忍」胸襟廣闊,容百川於大海。
2)「隱忍」靜候時機,等待潛龍飛升。
3)「不忍」當機立斷,不惜大義滅親。
至今,我做到多少?

2 則留言:

  1. 貼果個女仔張相出黎~

    回覆刪除
  2. 私下問我拎LA~~
    我好似前幾日比佢半強逼影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