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壓力和情緒

近來心情不太順,壓抑良久,覺得很累,面前有做不完的事。
前天史方討論,忍不住說了些重話,其實也不算很重,在HK早就罵了。當然,地區不同也不必如此。她們一直說不知道要做甚麼,之前才討論過,卻是沒有人理會。也沒關係,重頭再來,反正尚有半年時間。只不過我不喜歡別人甚麼都沒做,討論時只是空想,辯論,然後說沒方向。方向不是坐著空想就能找到的,路必須邁步才可找到,簡單來說,路是走出來的,不是想出來的。
早上走堂了,昨晚已經決定蹺掉。昨晚本來約了老師6點半討論報帳的事,但老闆遲到了,結果7點才到。我趕到系館,已7時,偷偷用系館的電腦上網,聯絡活死人學長,再電聯瑪莉學姐,才聯絡上。沒有電話,十分不方便,但能不能用電話卻不由我主導。如今我的人生全取決於別人,我不喜歡這樣。
近來很累,心靈上的彼累。我覺得自己太擅於給自己壓力,如果說彼累是因為面前有做不完的事情,那倒不如說因為前面等著我的都不是自己想做的。我不喜歡事情都由別人來決定 what i done was they told me but not myself . 我知道將來會有更多這種情況,但我希望不會再出現。希望是如此,實際則不清楚。
說實在,真要算工作時數,也許比不上其他人,畢竟每天10時過後,不會再碰白天的工作和報告相關的資料,埋首寫作和閱讀之中,放鬆心情。昨晚讀龍應台,有點困,怎麼睡著也不知道。我真的累了,想去一趟旅行,然後,也許,回來,繼續這累人的生活。
或者我在生存,不是生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