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i need a place

好想搬出去,如今已成為生存的最大近期目標。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唯一的方法就是勤勞工作。雖然老闆娘有事沒事都叫我過去,我私底下埋怨,不斷埋怨。瑪莉學姐和胖崴學長看不過眼,訓我︰「堅持到最後,拒絕她一次,就不會再找你了!」我有想過,但每每到最後一刻︰「i need money」,就死死地地去了。近日我的口頭禪不外乎搬出去,巧仙說︰「你每次都說沒有私人空間做自己的事,到底要做甚麼事那麼神秘?」原來她不知道,不外乎寫文章而已嘛,當然我沒有告訴她們,我最終和最大的目標是甚麼,畢竟寫作是非常私人和個人的事,不必向每個人宣傳吧!我也在反省她們為什麼不知道,畢竟只認識兩年,不像以往的朋友,一起長大,所思所想彼此了解,心意相通。
是否把自己搞得太神秘呢?前天和肅穆魚幾個人小組討論,她說︰「你每次話都只講一半,後面不講,搞得那麼神秘幹嘛?」我忽然一驚,有嗎?在我而言已經說得很明白,但她們覺得我只說了一半,不明不白。是嗎?I DON'T KNOW
好想搬出去住,努力這麼多年不死,主要目的,只為了關上門有自己的空間,是否太奢侈呢?為什麼我說搬出去,每個人都反對?慢慢來吧,半個學期。目標是大四少修一點學分,把這幾年來的東西全部嘔出來,在我被另一些工作淹沒之前。
如今在老師辦公室偷用電腦中。應該先把工作做完的,但還有一個下午,要努力工作。託GOOGLE的福,即使不用自己的電腦,還可以逛自己常去的網頁,不受太大阻礙,把公用電腦私人化。不過兩個星期沒開自己的電腦,有點想念我的FIREFOX。
說實話「我的」這個概念,於我而言,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