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

夢醒與劫後

打完這篇,之後可能有幾天不能上網。明早起床,會是一個新的陌生的地方。兩年漂盪,令我更想有固定的地方,不用再搬遷,不用再傍惶。一想到要搬東西,就不想動。阿江說每個人都是這樣。我覺得有點無奈。
新房間只打掃了三分之一。光是衣櫃,昨天已擦了兩個小時,還有床和桌子。(我承認自己擦東西很誇張,一擦灰,二抺塵,三洗氣)。新房間似乎只有兩個人,之後看胖崴學長要不要搬過來。他來固然好,能作掩護,亦能用他的電磁爐煮小菜。當黑戶的經驗,也許不錯。余光中引雪萊評論詩人,認為詩人的作品應該有明顯的階段,證明詩人的生命有變化有層次有脈動。例如安史之亂以前的杜甫以及入川後的杜甫就不一樣了!不過有一點是共通的,他們的作品無論任何階段都是好作品。
新近來了兩個大一,基於學長的道義略為幫忙了一下,說實話,沒甚麼好感。去年阿祖來,我還算OK有好感,一來內歛,二來興趣相同,只是他有點COOL,我覺得是某種身份和角色處理不當的結果。今年來個痲成,一來就沒好感,MK到爆,而且是色中餓鬼,係女都上,阿祖話過佢,不過基本上沒用。他自稱在澳門溝過三條女,三個都失敗,以為台灣妹比較容易入手,遠道來台誰知道第一次就失敗。我同活死人學長都O左嘴,咁快出手。
新來的學妹,又是港女,但說實在話,氣質與吉拉學姐很像。可能是她們淵源甚深,先入為主的感覺。然後她又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我用一貫方式回絕。嘿,忽然又找回往昔的自己。
一年一年有人畢業,一年一年有新人進來。總覺得阿東畢業之後,食屎系的僑生就沒有甚麼精彩事情可供傳頌了!(只能夠說阿東太誇張= =) 回想起聖記時,喇沙時。其實我們只看見身處時代的繁華與悽絕,故誤以為將來的歷史不及今日繽紛,每一個時代的人總以為自己所在是最好的時光,事實並不然。時光推進並不如人意,許多事情在人類智慧之上默默運行著。
天地無語,萬物恆然,四時行然。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套句基督教的話︰「主不曾應許萬物恆常,只允諾愛常在。」

在結構群打工,因為老闆娘說某位工讀生很漂亮,我便轉告學長,引起僑生爭相去結構群朝聖。其實我覺得那位女生還好而已。他們回來,形容一大堆,覺得我眼光失準了。我聽了形容,全部都不是我所說的那個,甚至誤以為我形容的是老闆娘……O左嘴。不過,也挺好玩的。傳說中的美人,嘿嘿。
如今想起來,說不定僑生之中,異性緣最好的是我也說不定。不過,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呢?

2 則留言:

  1. 在豆瓣上看过来的,呵呵~
    你的blog很漂亮!

    回覆刪除
  2. 嘿!你好!
    我只是參考別人的模版而已。
    交個好友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