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4日 星期三

九月尾,歌甜美

近來日子過得不好,不斷內心掙扎,結果很可能把光三給大一的學弟,他受不了光二,我也懶得搬東西。如果是痲成搬,我才會給他光一。但之後要怎麼和雪糕學長交待呢?麻煩了他那麼多……可是,我的確很累。~_~ 總覺得自己很沒用……唉~~大B叫我樂觀點,如何樂觀呢?我很怕下錯誤決定,很怕,很怕,怕得要命。
##CONTINUE##
先秦史分組,比較會做事的人,已經分好了。逼不得已問吉拉學姐,她又是含糊答案,如果最後分到從來不來上課的人,也只好認了。這是命。吉拉學姐說︰「用不著那麼緊張。」嗯~_~ 唉……不曉得,可能這是我性格最大的缺點。
老闆娘讚我近來進步了。我頓時飄飄然兩秒,瞬即覺得她不過是虛情假意的讚賞。
一個月無聲無息地過去,聽了幾首歌。迷惘中尚有一絲溫暖的歌聲解我寂寥。聽聽這首吧

其實我比較喜歡眼睛不能沒眼淚。有空再寫評論吧!等一切安定下來再說。

剛剛大一學妹(要幫佢起個花朵至得)問我生日,說生日時送禮物給我,我說︰「唔話你知等你心思思。」她說︰「沒想到想對人好都這麼困難。」我哈哈大笑,如今卻有點後悔,因為很想要誠品的袋子呢,看!真的很漂亮︰

2 則留言:

  1. 洗唔洗我黎台灣幫你地做淫媒?

    回覆刪除
  2. 直頭比左你LA~~
    我頂唔順呢種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