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9日 星期二

好想去南投

說實話,我很想去南投。今個暑假忙著打工,唯一一次出門,就是去高雄。那次行程和肥仔學長一起去,中途又加入一位素未謀面的畢業學長,雖然行程頗為滿意,但不算真正旅行冒險。
今次去南投,主要因為公務。一來,如果請假,會為結構郡帶來麻煩。二來,當天背著一大堆公文和現金,星期一又要上班,去玩也不會放心。三來,最現實的問題,沒錢。一想到開學要付一大堆雜費,已經很頭痛。換房間又要補充一些清潔用品,暑假睡覺一直開冷氣,開學還要買書……一想到這些,就不敢輕舉妄動。但我真的很想去,看看湖光山色,享受悠閒恬靜自然之樂,泡泡溫泉,品嚐地道小吃……很怕下次沒有機會再去。瑪莉學姐說,四年來她有很多地方想去,可惜每次都想︰「工作優先。」結果快將畢業,都沒有再去。唯有狂煲 lonely planet解慰。

談談近況。所謂近況就是TW社會近況。近日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奧運和阿扁。奧運比較簡單,就是中華隊輸了。這幾天還好,數日前台灣人最重視的棒球輸給大陸,真係翻了天,每個人都在罵,連上班時,老闆和教授都罵。的確這次中國奧委會的安排頗為卑鄙。中華隊的賽程,前天夜晚與日決戰,第二天早上10時又與大陸對疊,恰巧天公不做美華日之戰因天雨延後兩小時,把來往交通及記者會時間算在一起,中華隊幾乎沒有休息時間。不過我不喜歡台灣的民放主義,把奧運比賽升格為國仇家恨的國際戰爭層面(雖然奧運的意義本來就是如此),中日棒球賽可追至八年抗戰甚至甲五戰爭,都幾年了==?
如果不是阿扁,這次奧運民族戰,還要在媒體上吹噓好幾天。阿扁這次大條了!貪污滙款到國外,結果被瑞士銀行查出來,聯邦警察要求台灣調查。中國人一向「家醜不出外傳」,阿扁貪污到國外,甚至有立委轉述新加坡瑞士銀行管理層嘲笑︰「阿扁在我們銀行有十幾億存款,你們的司法部門在幹甚麼?」今天連阿扁夫人的哥哥和邱毅都爆料了!現在涉案人士眾多,金額可能高達20億NT。對於這種貪污成性的人,我十分痛恨,可是,這幾天看新聞,一個二個爆料者,好像早已知道阿扁貪污,個個言之鑿鑿。既然他們那麼清楚,為何不在貪污之時揭發?等到錢都滙出去,過了幾個月甚至幾年,被媒體揭發,才站出來當英雄好漢?一堆馬後炮的賣主奴。

生活仍然過得很平靜。今天開始用厚琪送我的保溫壺,一直以為是黑色,把保護套拿掉,才發現原來是紅��的……不錯啦,也算蠻好用的,只是有點重而已。

住宿問題仍然困擾,昨天去肥仔學長宿舍看過,5000元一學期包水電,十分安靜,雖然有點舊,但以這個價錢而言,是很好的。
之前去看房子,22巷那一間有點強差人意。一來不能開窗戶,二來一直要學長姐分攤我的住宿費,實在過意不去。我最怕給其他人麻煩。今天只好和她們說我不住了,抱著捱罵和結一輩子仇的準備說了。淑婷學姐很生氣,我這麼晚才通知她,帶給她麻煩。只好扮死狗,不指明我對她的疑問,對質的話只會令事情無法解決。在我的立場而言,如果我搬出去住,會變成蹺課打三份工,都不足夠付租的慘痛情況。學姐一直說減租減租,連我說把文學院的工作讓給她,她都不為所動,決斷拒絕(她之前還蠻想要的說)。還是聶學長聰明,看出我的破綻,一句︰「光三是確定能搬進去?」我說尚未確定,然後學姐說如果不能去光三就搬出去。現在的結果是1500元包水電,如果我不能住光三,就租去和他們共住。原因是少我一個,每個人負擔必然會再加200-300。我沒想到她能忍讓到這個程度,實在意料之外。可是我心意已決,搬出去的不明朗因素太多,行錯步就不能回頭了!
其實我很想搬出去的,好想自己煮東西,好想有一個自己的私人空間,可以好好寫作。唉,我也不知道,每一個抉擇總有利弊,而弊總比利突出。交叉點之後永遠是分岔口而不是直路。到底是人生如此,還是我處理不善?前面還有甚麼等著我?還有甚麼考驗為難我?柏陽說︰「物理上的最短距離是直接,而人生的最遠距離往往是曲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