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盪馬城郊倚涼樹

明天教授就回來,快樂輕鬆的打工日子,將離我而去。今天回書店復工,老闆娘還是不斷叫我不要緊張。也許我真是神經繃得太緊,無法放鬆,放鬆可令事情游刃有餘。應該去游泳,或是耍個太極,令自己放鬆下來。
月底想去一趟南投。近來打工,多了一點收入,可是前天和瑪莉學姐去逛街,就把今個月的消費限額花光了。我每個月規限自己只能花1000元在生活以外,今個月已經超支。台美外遊的時候也嚴重超支,必須節制,還要交學費。我是很想去南投的,日月潭,自然美景,今次不去又不知道甚麼時候才可以去了!然而資金仍然是我苦惱的問題,為了去玩而毀了正事,有點兒那個,雖然我好像一直如此。
已經開始擔心開學後的情況。一來三份工,不知道能不能安排時間,不打三份,又不夠用。擔心,擔心,擔心,擔心自己應付不來,擔心自己一事無成……為了不明確的未來擔心,很笨,是嗎?
活死人學長和淑婷學姐不知為什麼,不斷勸我和他們一起住。我思前想後,如果負擔不來,就搬去研究生宿舍。其實研究生宿舍的唸頭也是一廂情願,未得到任何學長認可。去看過來年的房間,地方很小,大約是30~40平方尺,床和書桌放下後,位置沒餘下多少。TW的傢俱設計,大有餘,但不及HK傢俱小巧。好處是床睡得好舒服,寬敞非HK任何一家可比,但遇上小小的房間,就麻煩了!地方不夠。當然,除了像我這般在外租房子,亦不會有這麼小的房間。其實那嚴格來說是儲物室,比洗手間還小……這下子,要當哈利波特了!想有私人空間的代價,就是這樣。每人引頸期盼的事情,到底何時實現?唉……一直追都追不到,到底會不會追到?唉……人生,上天,到底想我怎樣呢?
昨天中午,僑聯主席打電話來找我。姑且不管他如何得到我的電話。他想找我幫忙僑聯的迎新,做小隊輔,我立即回絕。一來我不喜歡這類活動,二來九月初不斷要打工非常煩忙。掛掉電話之後,自己也不太好意思,好像一直和他們沒甚麼聯繫,按道理我應該和他們親近一點才是,可惜我就是這副性格。
自從被許老師「建議」之後,不斷反思,到底我想做一個別人眼中期待的傢伙,還是自己期望的人?別人眼中期望的自己,好像比較容易,多一點妥協,好多一點屈服,就OK了。自己期望的自己,再努力許多年,也許仍未能達到,而且容易招惹怨恨。可是我比較喜歡做後者,因為比較隨性,而且是我的真面目。
從「青春」是迷惘的來看,滿心以為擺脫了的我,可能依然在青春的迷宮中迷路。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難怪青年文學奬參加年齡上限可以是四十歲,難怪難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