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1日 星期五

只帶軀殼去上班

接連不斷的工作,令人恍神。書店教如何清潔、訂書,在學校學報帳,總是無法做好,總是出錯,連我都不禁罵自己笨。也許是我沒有帶靈魂去上班,但我的確很認真聽……可惜關鍵字往往遺漏,好像早上報老師申請出差的住宿,因為大意,做錯了五次……第六次才勉強申請成功……唉……我總是在錯誤裡生存,按步就班的簡單事情,永遠沒法做好……如果有一個世界,沒有對錯,沒有相對的價值觀,沒有一切我不擅長的事情,就好了……愈來愈討厭現在的自己……書讀很少,文字寫很少,幻想幾盡,對生活沒有感覺……目標愈來愈遠,不知怎麼辦。
如此的思想又令自己消極和抑鬱,樺華學姐覺得我不開心,好意開解我。我說沒有辦法,這種事情,別人不能插手介入,無論多熱心也沒有幫助。樺華學姐說男人都是一個樣兒,愛把煩惱藏於心底,企圖自己解決。一半一半吧!我覺得這句話的正確性。如果那件事,我說出來有人能分享分擔,事情可以藉他人之力更順利發展,我會說。但是,沒有幫助的事情,說了白說,只不過換來幾聲感嘆,又有甚麼意義呢?
大B找工作遇上錯折,我找工作何尚沒有錯折呢?可惜我不擅長安慰,亦沒法幫上忙。對於20歲前未能成名的人,是時候開始學習,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但不計較成果。這樣,也算一種境界。
我們都明白,辛苦過後是晴天,晴天過後是辛苦。人生將在苦樂交替之間循迴。一個人,或許一個不偉大的人,最重要的就是適應,難聽一點是屈服……過完一輩子就算了!
可是我依然未放棄活好我的人生。
完、過、好、壞,始終有分別。無論如何,我都努力令自己活得好好的。送一首舊歌互勉,老掉牙的說話總是一矢中的,那是歲月沉澱的結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