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7日 星期一

永別了!暑假

周末中午下班後,放假至今。雖然仍然有一點小工作,但總算過了悠閒的兩天。好好了一個上午機,吃了M記,在商場走了一圈,坐在15號書坊讀了兩小時漫畫,洗乾淨大毛巾和睡衣,看了一套卡通,個半小時電影,讀了幾個小時小說,逛一回台南誠品,MSN好久。期末考以來的緊張心情,衣服被偷後的沮喪,總算淨空了。給張SIR的信停滯不前,我需要更多空閒時間讓心情放空,專心打文字。可是,暫時於我而言是天荒夜談。
這個短假過後,暑假正式結束。往後的班,由星期二排至星期日,難得休假的星期一,用來做肥仔學長的歷史學門調查,因為太枯燥,所以請大B幫忙,這樣可以省下一半功夫。等他來時,再還給他。
淑婷學姐傳來壞消息,原本答應和我們一起搬的其中一人,突然反口,租金可能上升一千元。這下子就慘了,希望趕快多找一個合夥人。以我的人脈,已經七月了,實在很難。2500包水電是極限……日子愈來愈難過,為口奔馳使得文字愈來愈精煉簡拙,沒有多餘力氣雕琢。可是文字和放浪是我唯一不二的選擇,人生似乎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固定下來,沒有絲毫反駁的餘地。只希望將來的自己,仍然能夠按自己的步調走,做自己喜歡的事,自我如昔,天真如昔,任世人笑我痴狂,獨我愛無涯放浪。
近幾天不斷聽EASON,百聽不厭。BLOG選的是最後一首歌,不斷反問自己「假期過完,有甚麼打算。」問了好久都沒有答案。
樺華學姐又談感情問題,即使煩厭我都仔細地留心地聽。有時候我覺得人最大的問題是搞不清自己的想法,存在許多灰色和不明朗的地帶。我也會,不過很少在討論之中尋找出路,往往埋藏心底,自個兒反躬之問,快則一年,慢則數年,答案浮現則罷,不現也罷。我們都是害怕付出感情的人,無法輕易付緒實行,是又如何,非又如何。
外面天氣反覆無常,時雨時晴,晴時有雨。討厭這種天氣,為何世事不能直接一點,世人不能直接一點?也許不懂婉轉,因此永遠不討人歡喜。這個暑假,就在如此反覆的天氣干擾和死宅男同房的鼻寒聲中終結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