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3日 星期五

起得太早

昨天睡過頭,今天很緊張,被室友鬧鐘吵聽後,緊張起床。梳洗完畢準備出門,一看,6點零8分。
聽說常常造夢,因為心神不靈,記得夢,因為睡不熟,半醒半夢之際,記得熟睡前的境象。那麼,我到底多少年沒有睡熟呢?我幾乎每晚造夢。呀!不!最初來成大的幾個月睡得很好,真諷刺。
據說有些人,一輩子都不會造夢。遠至莊子這位夢的大家,已有記載。張大春近著《認得幾個字》,記敘他母親正是這麼一號人物,他父親遂說︰「你媽是高人。」
關於夢的事情,還可詳說,細說。可是,又不懂說。

近來不斷有人問我,為什麼不交女朋友。來台灣第一天,被問到現在,實在很煩。好像好不容易考完試,不斷有人問你分數,害你無法忘記考試,那種討厭感覺。入喇沙第一次地理考試,大B問何子峰幾分,何說︰「在喇沙不要問,每個人都零分,你問,欠湊而已。」
我已經回答很多遍了,沒有人喜歡我,我也沒有喜歡任何人,除了工作和生活,如今甚麼事情都不去想。問得最多是載子學長,幾乎每一次MSN他都問,他最常掛在口邊的一句︰「我覺得你有條件呀!」我心想,你從男人的角度而已,從女人的角度就不一樣。他是吉拉學姐的探子吧!我時常這麼想。陶吉拉為了證明她的想法正確︰「我頂嘴因為我有女朋友」,多番逼迫載子學長套我口風。我極度無奈,這是民進黨的思維︰「馬英九有綠卡的,叫馬英九把綠卡拿出來證明他沒有綠卡。」甚麼東西= = 載子學長說一句︰「那你學姐交給你囉。」幸好在MSN方面,我打倉頡,反應比他快︰「這是不可能的。她有男朋友,即使她沒有男朋友,也不可能,性格太相似的人合不來。我很清楚自己需要甚麼。」載子學長說︰「我欣賞知道自己需要甚麼的人。」到底是不是欣賞呢?心裡清楚。

明天這個時間,我已經在車子裡,往台北路上。BILL兩兄弟、肥俊和幾位舊同學,都說下星期到台北去。幸好,我離開了。不想跟他們碰面。雖然頗為想念舊友,但被他們發現其實我還在1114就囧了。結果TW和HK沒甚麼兩樣,同樣兩個英文字,同樣的人來人往,大家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塊土地,錯過,錯過,錯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