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0日 星期二

夢中異域

做了兩個夢,不太好的夢,或者是一個而已,連接的地方有點奇怪。
某天以前的她來電,說家人外出,邀我到她家暫居幾天。我答應。到她家,她懷孕了,她說肚子是我的。我高興得不得了,幾天以來親親密密,唯獨洗澡時苦思如何面對她父親。大概她父親容不了我吧!
儲糧將盡,遂一道上街購物。一路上我小心翼翼保護她肚子,她笑我太緊張。突然間人群起哄,說有敵人攻來,我一看,是故人真田幸村。他叫我幫忙追擊,引敵人離開人群。我依言,追趕至邊界,敵人不見,便和他進入傳送點離開。傳送時在想,我還是處男呀!孩子怎麼可能是我的?
一下子回到某個地方,遇見她過去的老師。老師看見我,對我說︰「她有病,之前身體檢查出來,但她不願去看。」我很緊張問︰「甚麼病?」老師說︰「腹膜炎,現在可能來不及治理了。」我激動說︰「我打長途回去給她的朋友,她們可以勸服她去看醫生的。」老師回應︰「唔。」我激動道︰「她是你的學生耶!這麼冷淡。」老師說︰「她的命是她的,管她的。」
我便離開,給BILL搖個長途,雖然是星期日,但應該有醫院開門,又想︰「她們都是醫藥知識豐富,為何推延病症?可能她希望早點見到剛逝世的父親。」走著走著,進了和風響宴,付了錢,點了菜。不一會她和男朋友也來到,我們假裝不認識,她男友出去付錢,我便說︰「你還是去看醫生吧!」她摸摸肚子,我續道︰「你知道的,是不是?明天再去。」她痛哭。我坐不下去,既沒有安慰的資格,留在這裡等她男友打我?我出去,恰與她男友擦身而過,說︰「你女朋友好像有心事,去看看,好好照顧她。」他奔至,她伏在他懷內痛哭。我在門旁偷看一下,回頭便走。心想︰「結果付了380還是沒能吃到和風響宴。」
這是個夢,夢裡的女子樣兒事情各異,但都是同一個人。好幾年開始我夢中的女主角便不曾落畫。夢到這裡我醒過來,窗簾遮擋太陽光,7時的房間一片黑暗。到外面,雨夜後天空並不明亮。梳洗停當,坐下來,打開電腦,把夢記下。夢終究是夢,如果不是出現打電動的畫面,也許我以為是真實。的確,有些夢比真實更真實。可是,夢,終究是夢。

2 則留言:

  1. 腹膜炎死好痛苦= =
    腹膜炎應該痛到唔郁得
    佢揀依種方法死都幾恐怖

    回覆刪除
  2. 係囉~~仲要去食魚生個下好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