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0日 星期日

業精於勤荒於嬉

應該先說夢,還是先評論張信哲的新碟?昨夢做了神奇的夢,這種類型的夢還是第一次。
先作碟評好了!
張信哲最新大碟,或者說最新光碟比較恰當。好久沒聽張信哲的歌,去年的雪國八月沒一首喜歡,今年4月便出碟,快得令我錯愕。本來沒打算聽,可是上星期去7-11買東西,正播放《逃生》,一聽就喜歡。
不聽他新歌的主要原因是失望太多,《愛如潮水》之後,曾找他的全集,可是全集下來只記得一首《愛如潮水》。張信哲不是陳奕迅,他只能做情歌王子。音質、唱功、聲線,均是上上之選,無可取替。可是因為聲線獨特而不多變,結果非情歌,特別是非地嶽情歌,唱出來都格各不入。聽聽《逃生》裡面,R&B的〈杜丹憂〉、80年代快歌〈可愛美眉〉等等全部都難聽。多聽兩篇,張信哲每一顆音都準確,假音、震音恰到好處,可是,就是難聽。那麼就是歌的問題,可是以張信哲這麼一位老牌歌手,會給自己挑下乘歌嗎?細心想一想,就是歌與他的性格不合。歌是另一種語言,想想看,他會在街上挑逗女生說︰「可愛的美眉,我們約會吧!」我不相信。可是我認為他對著戀人,很可能吼︰「請你不要在深夜裡買醉。」可見,當他的女人還蠻可憐的,只能夠悲情地說我愛你。
既然如此,試著替不夠張信哲的歌尋找新主人。〈杜丹憂〉給周杰倫,〈可愛美眉〉給林一峰或張韶涵,〈小木馬〉換作葉倩雯,甄妮演繹〈最好的時光〉,〈牧羊人〉送給消失多年的袁鳳英,梅艷芳或何韻詩唱〈單車與跑車〉,〈長途旅行〉給光良,〈天使的眼淚〉由孫燕姿唱。
重新分配之後,好像變得更好,但再聽幾回卻發現好像不是想像中那樣,來來回回旋律回盪的盡是張信哲的聲音。所有的分析都是後見之明,歌和歌手一旦配上,難以割裂,如果主唱歌還不如後來好聽,那麼這個歌手的生涯就完蛋了!

好了,說說夢,這個夢有點離奇,因為夢見自己以外的事情。可是到底是不是我,也不太肯定,只是醒來後覺得那不是我。夢是這樣的︰
可能是炎夏的夜,冷氣開著。男肩上依著一個女的,女子抽泣。
白天,廣場(我沒到過的),另一個女子,年紀比之前的輕,兇狠地悽絕地吵鬧,惡罵。(我竟然感受到她抽心,心痛而醒)
夢就是這個樣子。非常奇怪,裡面的人全部人物場境角色,記憶中沒法找到相似的類比。昨晚去看活死人學長和阿森學長打機,晚歸,做了奇奇怪怪的夢,有沒有關係?或是某地我不認識的他,苦無發洩,借夢傾訴?
我不知道。
不過這倒是很好的愛情小說題材,簡單,直接,支離破碎又非全無連結。可惜如今沒甚麼力氣打小說,沒甚麼動力。請賜我上進的衝勁。THE EN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