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8日 星期五

伍晃榮

梅艷芳、張國榮、黃霑、沈澱霞、伍晃榮。伴著我成長的人一個又一個離世,下一個又會是誰?這種現象也許是20世紀獨有的吧!傳播媒體普及,每天都看到這些天皇巨星,知名人物。古時候名人死了,會有今天那麼哄動嗎?古時候的名人,有今天的明星一半的影響力嗎?而明天,又會到誰作古呢?
黃霑和伍晃榮的死很相似,突然間沒了,那天也是陰陰的,空氣仿佛蓋了一層薄霧,潮濕,好像和平常的日子沒有不一樣,但每個人的臉都凝重,也許是我眼睛的錯覺。
下一個,到底是誰?死亡於我而言有甚麼意義?或許,我已經接受了。
他死於白血病,找到的只有笑容照。我問活死人學長,到底最後他想的是甚麼話?學長說︰「波係圓嘅!」我心裡想,對呀,說不定其實他沒死呢?說不定。
要來的始終要來,我想。
世界很奇怪,許多人你並不認識,甚至離你很遠無從接觸,但他就是無時無刻影響你的生活。死亡和生存都是自然,沒甚麼好悲哀的。然而,也沒甚麼不好悲哀的。
自然。
瑪莉學姐又問我交女朋友的事。我一貫的說辭,沒相中。這只是事實的一部份。我發現自己暫時而言不需要戀愛。不需要可能說不準,逃避著可能比較貼切。大家看我好像宅男的樣子,沒甚麼人緣,沒甚麼朋友,沉默寡言,可是從小到大我的異性緣、桃花,多得我討厭。一直如此,因而發展成反擊和抗拒。於我而言迴避女生,又或者傷害她們令她們遠離的舉動,好比我煮菜,找到味道好的配方,就一直用一直煮。想想看,每個女的感情出問題都找我,她們失戀正是最軟弱的時候,常我這種對「時機」特別感敏的人,乘虛而入談何容易?然而相似的歷史不斷又不斷重覆,光是聽、讀,半條命都已經沒了,還希望我介入?放過我吧!其實我真的很討厭談關於感情的話題,卻又無法棄這些迷茫的小羔羊不顧,只好每次大書特書,希望大家自律一點,自覺一點。有點吃了不喜歡的食物,暗地裡到洗手間扣喉的苦況。
瑪莉學姐說起粉紅人,我差點把她忘記了。學姐說︰「她看起來不錯喔!」我問︰「又如何?」她無言。我不能說自己所想的比別人特別或者甚麼,只不過,又如何呢?我一如以往,冷眼旁觀世事變幻,每一個人都可能是我筆下的主角,卻並不一定是我生命中的主角。這麼說來,當我故事中的角色好像比較容易。然而,又如何呢?
我開始接受命運,感受風的流動而不去思考風為何流動。也許想得夠多了,暫時已經足夠。送一首張信哲的新歌︰逃生。很不容易,全EP只有一首歌好聽,情歌王子賣名字也賣得太厲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