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日 星期四

人生另一個層次

不斷在反省自己中,但有些人就是不懂得反省自己。
話說新學年有新習慣,買了小小一支的洗手液(15HK買一送一),大便前放在洗手臺,大便出來立即可以洗手。有些男人小便不洗手,大便用清水,我無法忍耐這種事……實在太恐怖。10月至今相安無事。中午如常大便,聽到GAG超在洗手間大叫(沒錯,是大叫)︰「哇!D人咁無功德心既,咁大舊垃圾係到,等我掉左佢先。」我心想︰「你阿媽仲無功德心啦,比你咁大舊垃圾周圍走。」出來他果然掉了,也沒關係,10用到現在所餘無幾,本來今個月想去買新的,結果買了漢之雲……
晚飯回來,換拖鞋,裝水去也。去年,應該說前年帶來的HK SF名牌拖鞋,已經掉了,用超能膠痴了三年,每況愈下。硬膠拖鞋就是硬膠,透水性倒是比SF好,這雙好像是浴室拖鞋,反正在宿舍穿的,也沒甚麼分別。硬膠拖鞋唯一缺點是,走路時聲音結實結實地,連一向著地無聲的我,也有聲音,因為這隻鞋的出售地點就在學校最近的百貨公司(實際上是雜貨店而已),所以宿命有一半人都是穿它,大家都這樣,也沒甚麼關係。
說大遠了,說回裝水。那就如平常一樣拿著杯子,去裝,GAG超突然間打開房子,大叫(成為他的特色了)︰「行路細聲D啦!」。我心想︰「如果現在不是春假,宿舍沒人,你敢這麼叫嗎?」把中午的事情連結起來,結論是那傢伙始於怕人多,怕理論,只敢縮頭縮腦做事。其實有時候我也是,終是躲在床上寫東西,不敢光明正大的拿出來,張揚張揚,炫耀炫耀。
好幾次和外文系的車士打學姐聊天,談到GAG超,她說︰「我每次遇到他,他總是不停對我說他知道西班牙文如何如何,德文怎樣怎樣,給我的感覺是他很沒自信,因為大多數沒自信的人,才希望別人覺得他知道很多,很厲害。」
私下談論他,正如他私下談論我一樣。好多個晚上(或是早上,凌晨兩三點。時間正是為甚麼台仔說僑生吵的最主要原因),都聽叫他大叫,與隔壁的人談論著甚麼東西,好多時候用大量不堪和負面的字眼形容我。也許他是故意的,但我沒有證據。面對這些事情,陰陰濕濕鬼鬼崇崇的行為,真不知可以怎樣,如此看來,張烈比他勇敢得多。至少張烈在人前人後一副狗樣,甚至直接告訴我,當一條狗才能夠在社會上生存。
有時候我覺得可能GAG超看我,比我自己看自己更真。有一個人,不斷在你身邊說你如何不是,有甚麼缺點等等,不也是難得的機會嗎?雖然大部份言過其實。如果在中六七時,我很可能就大罵一頓,打一場再說。如今不會了。
現在常因為個性轉變納悶,大B說︰「人生進入另一個層次,不好嗎?」
好或不好,我不能斷言。近讀留候世家,覺得自己和他又有共通點。其實每個人都有別人的影子吧,只有多少之差別。看清自己,是很困難的。看清楚然後接受,更困難。
前一陣子聽蔣勳講座,他說藝術就是自己完成的過程,藝術家就是成功做自己的人。他形容莊其實是藝術哲學的代表,游刃有餘講的正是一個屠夫的自我完成過成。經過幾星期思考,領悟到一些東西︰「所謂做自己,就是認識自己的過程。當你認識自己夠清楚以後,自己的能力上限和下限一目了然,就能夠選擇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不勉強自己做超出範圍的事。換句話說,知道自己那柄「刀」有多厚,就能選擇在合適的骨骼之間游走,達到游刃有餘。」說來簡單,實則很難。因此最初斷刀是正常的,而人的能力也不斷在改變,直到「以神御而不以目視」。
如今覺得,苦也好,樂也好,通通來都沒關係,我受得了,到這個時候,甚麼東西不能承受?反而承受過後,領悟到甚麼才最重要。
難道,不是嗎?

今日金句︰
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事。
笑口常開,笑世上可笑人。
看!這叫做境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