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3日 星期日

政治與正義


早早出門,去圖書館借預約的書。昨天投票,圖書館又閉館,還洗地毯,他媽的成大不用腦袋做人,你地毯洗了就掛起來吹嘛,洗了又放回地上,結果人人要踩紙皮。工讀生必須在地上走,鞋子不能穿,全部赤腳,我心想,進了回教廟?一個二個赤腳修行?
之後去買報紙,今天的蘋果日報雙開版頭條,馬英九在前謝長廷在屁股。讀後才發現,昨晚蘋果已經出版號外,封面更精彩,如果我知道,應該會買。
之後去M記吃一頓豐富早餐連午餐,慶祝台灣不會差下去。
旁晚和同學去吃飯,先去火車站買車票。因晚上下雨,我們都打傘。火車站人很多,我便說算了,明天再買。出來時,有一個庸姿俗粉站在旁邊,沒打傘,往學校的紅綠燈就我們三個。我望了望,想︰「要不要幫她一把呢?雖然雨不是很大。」同學說︰「喂,正妹耶,去搭傘。」他這樣一說我就不想去了︰「你怎麼不去?」他說︰「被我女人知道我死定了。」她可能聽到我們交談,用左手放在頭頂擋雨,衝紅頭過馬路。他說︰「看!大好機會浪費了。終究你只會講不會做呀!」我說︰「沒甚麼好做的」
是否在感情上我太成熟?樺華學姐仍然糾纏於她的曖昧關係,我叫她決斷一點,旁敲側擊,她又不願意,害怕失去朋友,失去關心自己和可以傾訴的人。我說,長痛不如短痛,早一點說清楚,還有機會做朋友,如果這個井挖得淺,流汗還沒那麼多,知道沒水,不挖也不會太辛苦。但挖到底,才發現無法再挖下去,不找炸藥來爆破洩恨才怪。
我一直覺得女人很貪心。又想要人關心,又想要朋友,又想要人傾訴,但不接受對方又不說清楚,就是想︰「現在還有人關心呀,能拖則拖,到最後沒法再拖下去,他要走,也沒辦法。」多自私。好多女人分手以後還要求對方,呀,不如我們做朋友呀,我們做兄妹呀等等。如果男人答應,不是傻的就是另有居心。這樣擺明是玩弄感情嘛!一個女人這樣做,可以用弱者的角度去解釋,得到原諒。男人這樣拖,就會被罵負心了!甚麼世界?
我用了十二萬分氣力,又罵又串又比喻,終於令學姐擱置問題直到最後的決心動搖了。一來實在很煩,糾纏兩個月就是懷疑對方行為怪異而不去求證,天呀!M記有甚麼新套餐,去吃過才知道味道吧!看來感情這種東西並不能期盼和其他經驗一樣,跟隨年齡成長。
再說一次,其實我很討厭一次又一次重覆這些東西,可是我身邊的人就是愚蠢得永遠不聽我勸告,重覆犯相同錯誤。開心快樂時忘記我,每每出現困難便哭著求救,那時已經太遲。一想到這裡,我就不想拍拖。感覺有點像綠色和平,不斷提倡環保但沒多少人聽從,等到世界末日來臨,他們大概也生我的感嘆吧︰「如果早一點聽我的話,便不至於此了!」我應該狠下心腸,不管他們。以後老死不談你們的感情事。

2 則留言:

  1. 其實你個學姐咁落去都冇乜唔好
    做左男女朋友之後不過係多左個名
    可能維持咁o既關係仲開心
    仲坦誠呢

    回覆刪除
  2. 一個人最慘係唔知自己想點
    知道又唔肯去做
    做人係一個自我完成
    又煩呢樣又煩個樣倒不如決斷D
    快刀斬情絲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