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9日 星期日

世事真係好撚詭異

這個星期,大起大落,但又說不上很大,又不能說很平穩。日子過得離奇。不是每天上班下班上課下課的平淡,而是每天發生一些意料之外的小事,不足以做成巨浪,但好像蚊子一樣叮咬著令人無法安寧。應該從哪而說起?從工作吧!
本來寒假已經做好口述,不料原來口述還有四十分鐘在別的檔案。那是錄影片段,太大容量,無法拿回宿舍趕工。老師的電腦一年前己經不行,錄音檔開起來已經不順暢,光是開機,已經花去100%CPU。終於完成,今天把拖了一星期的宋史功課一KO,明天又要做宋史功課二。
星期五是來台灣最兇險的日子,錢包掉了。我急得要命。做了二十一年人,從來沒掉過銀包,身份證都不見了一張,因為那次沒用銀包。在HK永遠不會出事,反而在異地容易不見東西。上史記課前,出去補充文具,之後去吃飯,吃飯時沒有把銀包拿出來。誰知道去印證件時,突然不見了銀包。大吃一驚,來回系館和宿舍兩次,沒找到。心想,糟了,要去買文具的地方找,離開不久,回去找希望還有。從宿舍電梯出來,電話收到留言,教官撿到我的銀包。去那邊,領回,教官說我登錄資料上的電話是錯的,緊急連絡人的電話也是錯的。有驚無險,這個錢包跟了我五年,已經不行了!回HK時捨不得換,看來,真的要換。唉。
星期五去老師那邊工作,終於完成了。昨天早上去聽日本教授的演講,不枉此行,實在是好東西。下午沒去,因為薪水發下來,必須剪頭髮去,忍了兩個月,終於捨得剪,最主要也因為沒錢。順利地剪了不好看的頭髮,買了糖,沖阿華田用的。不勤一點喝我怕喝不完,但沒有淡奶,始終差一些。找天買盒鮮奶來調味,哈哈!
準備去印太史公自序的白話文版,沒想到竟然長達百多頁。太史公自序是很長而且很難的文章,有註釋也未必看得懂。這下子糟糕了!唉!事情一堆,做不完。日子過得很離奇。現在是真真正正的今天不知明天事,毫無真實感。太久沒讀小說了!明天,去幹一本回來,好不好呢?但……沒錢了……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