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1日 星期一

我的冬天

無論我願意不願意,這個冬天,終究開始了。這個寒假,今天正式開始了。時代的流逝沒考慮我的意願,也沒顧慮我渺少的悲喜。既然寒假找不到工作,唯有一直一直打文章,在夜裡,室友干擾之下,盡量大聲地放藍奕邦,用這雙流血的主婦手,追逐看不到的夢。在前面吧!在前面吧!在前面吧!
我不知道人生以至所謂的命運想我做甚麼,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甚麼,在這茫茫的世界,數之不盡的不合理,不公平,難道,我真的無力改變?又為何出現那種東西?
無法判斷,無法理解,所以人需要幻想,需要詩,需要小說,在這茫茫的時光裡,我,再才激昂不起來。
少年情懷總是詩。青春,已經離我太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