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5日 星期二

宋史隨想中的隨想

宋史期末報告,打完了,交給老師。老師竟然叫得出我的名字,問︰「你第二講還好嗎?好像沒有聽進去的樣子。」我答︰「還好,只是我沒搞清楚定論、檢討的意思。」回來的路上我在想,有這麼嚴重嗎?
每一份報告,我都希望表達自己的想法,儘管老師要求的是對他講課內容的整理。整理很容易,把東西列點就行,可是在我來說,這沒甚麼意義。然而,老師好像忽略我內容的重點。所以我一直很擔心這次報告,這幾天不斷打的時候,我用字用詞比以往更小心慬慎,避免因詞彙而令人誤解。可是,仍然未津完善。我唯有安慰自己,不要緊,老師會糾正的。
蕾昨晚問我,人生存到底為什麼。我說理由有很多,例如繁衍。她說如果為了繁衍,為什麼不像昆蟲那樣,朝生暮死?我說,為了打仗。這個概念是我新小說的骨幹,她說很期待,我說,再等十年吧!
互相監察也是人類生存的其中一個重要理由吧!我依然希望,別人看到的是我。如果從我的文字裡看不到我,那未免太可悲了!只是沒想到,老師竟然會以為我沒聽裡去。我每一句都聽得很清楚,都記得很清楚,可是,有時候認識愈深反而愈容易被迷惑。
蕾說有些人的世界狹小,以為自己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她形容自己看得太多,結果無法認同他們的觀點,因為太多失敗的例子。我說,其實他沒看透,你也沒看透。認識不夠和認識太多均容易被迷惑……
人生,就是如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