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0日 星期四

人面對攻擊為何顯得如此無力?

いま、アルバイトはへいません。本屋のやくそくはいちがつ二十日。日本語のテストはいちがつじゃうしちにち。

打一句日文,當作溫習。

剛剛禮俗史下課,排隊簽到。GAP超忽然走過來,狠狠打我一拳。我叫了一聲。回頭看,他竟然揚長而去。他也打到阿標學長,學長高呼︰「A,學弟,你打到我呢!」GAP超沒理會,就這樣走了。學長轉過來問︰「你沒事吧?」我說︰「沒事。」「他為什麼打你?」我苦笑︰「不知道。」心裡想,難道我好欺負,所以所有人都來欺負我?
之後去見工,大路書局,希望她請我吧!那麼我未來一年的工作、生活費、學費、就全部都夠了!見工十分鐘,提早去吃飯。近幾年的狀態很奇怪,沒餵口,不想吃飯,只想喝水。昨晚只吃一碗粥,今早上課寫筆記,竟餓得雙手發抖。晚上不希望回宿舍後再出去,便提早吃飯。以後都是規律一點。
望著那碗紅燒牛肉飯,剛剛被打的痛楚才浮現,忽然想︰「難道面對別人的攻擊,就如此無力?只有忍氣吞聲?」
近來時常與樺華學姐CHAT,她好像每次上線看到我都敲我。每次話題不離工作的辛勞。她很可憐,因為別人的閒言閒語,險些丢掉工作。雖然我無緣無故受肉體傷害,但總有一天會好。言語害傷心靈,卻是終生的。
喜歡聽沉默是甘,是大一上學期的事。那時候,我所受的言語攻擊甚嚴重,但同時我必須為生活努力,而且我也不能做甚麼。有時候很不開心,阿東學長會陪我聊天,載我游車河。今年,沒有了!一切都得靠自己。
回來好想找人說,等了半小時,幸好蕾ONLINE,她說,忘記它。我說,等我發完牢騷後再淡忘吧!活死人學長ONLINE,我又說一遍。幸好有人可以說說,不然我真的會瘋掉。
小時候極愛看超人、機械人,不但覺得帥,而且渴望每次遇上不幸,他們都挺身而出保護我,直到現在。人愈大,就知道愈沒有可能,唯有自己保護自己。
以前在喇沙,同樣受到老師集體欺凌,當時我訴諸傳媒,換來的是不必要的掌聲和老師的提心吊膽,但結果完全沒有改變。當年,我相信自己的筆、文字,能夠申張正義,能夠給我帶來點甚麼。如今?我沒有自信。
讀了好幾本將死之人的書,他們都沒有寫如何面對敵人。BILL說︰「佢好明顯就傻架啦= =」我喜歡這句話,難得我會喜歡。他叫我訴緒法律,我都很想,但台灣的法律實在不能相信。我也想過找老師傾訴,但他們的處理方法大概能想像,再說,她們和我的親近度也不致於我傾囊盡訴,我不想變成說是非的人。
活死人學長說︰「好人實好蝦既。」今天的事情,唯有在這句極之無奈的結論下漸漸淡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