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2日 星期三

who am i?

我沒時間跟你講話~你又不懂得處世~又沒大沒小~又自私自利~罵你算把錢往你口袋塞了~」我在思考桃吉拉批評我的話,怎麼覺得這樣才像我?雖然同學老師都說我很友善,大家都認為比較奇怪的是她,但,我印像裡的自己永遠在盤古分開的清濁氣最底最底,爛得不行。
到底,我是怎樣的?到底,其他人有沒有看真我,看清我?到底,我有沒有看清楚自己?
近一星期很累,常常睡著,剛剛在老師那邊打工,查著查著字典就睡著了。幾位老師看見我,都說我好像特別累。奇怪,我的作息如平日沒兩樣呀!甚麼還吃多了東西,胖了點。而且他們看到我的時候精神均不錯,真正累時,很少會讓他們看見。這個星期,眼睛特別酸軟,一酸就不想張開,然後幾秒鐘就睡著。可能晚上總是醒來,看看鬧鐘,仍然是三點,那個敏感的回魂時間。去年一整年都沒有在那個時間醒來,難道今年又回來了?就如主婦手發作至今幾個月都沒有好轉。
好不容易康復的傷口一下子重又回來。原因是甚麼我很明白。快樂,始終不是我可以擁有的東西,但我不斷追求。
整晚靠著搖滾把自己敲醒,精神很差,但仍要趕稿。稿子寫著很高興,寫完很心灰。自問不錯,卻一直找不到知音。然而我深深明白除了這條路我沒有別的路可走,有時也挺佩服自己靠著幻想就能堅毅地義無反顧。
差不多給張老師寄一封信吧!近一年的文章就只有寫給老師的信能見得人,因為毫無組織,完全隨心。組織許多思考良久的東西,竟然及不上隨心的東西,真諷刺。所以呢,計劃太多也是無謂,不計劃也是浪費。命運總是暗算著我們,避無可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