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5日 星期二

夢會維港燈飾

昨晚和瑪雅說,要夢會維港燈飾。她問維港應該很熱鬧吧!我傳了一些相片給她,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故事︰她男友和她在維港跳海宣示主權。至於為什麼要這樣我也不知道。

節日還是一個人,上課啦,下課啦,上班啦,下班啦,寫報告啦,寫考題啦……這些年來最忙要算今年聖誕。
節日還是一個人的好,反正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最好的節目還是看書,寫文章。然而近來精神不太好,狀態也不太好,回床上一直睡。東西沒看多少,字沒寫多少。

這兩天忽然間又冷下來,身體有點受不了,精神呆滯,大家看見我都說我快掛了!打招呼又沒神沒氣。同學們都很高興祝我聖誕快樂,我隨便笑笑算了!他們說我的笑容很勉強。那當然了,跟本不快樂祝我快樂也不會快樂呀!到底甚麼時候開始討厭祝賀說話呢?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討厭節日一大堆人鬧哄哄的這個祝那個祝,而且祝福的事情永遠不會成真。看看多少人生日祝人壽比南山?難道又有人真的壽比南山、心想事成了?既然不可能成真的事情,為何還要說?
結論是一大堆人還沒搞清楚甚麼事真甚麼是假之前就以為自己搞懂了,聖誕節弄棟聖誕樹就高興,送個糖果就快樂。以為,節日就是要這樣子才是節日的狗屁觀念充斥。
算了!我還是不罵節日,畢竟也有好的節日,只不過無論任何節日我都是那份臭脾氣罷了。如果我有銀彈不用考試趕報告上課早就跑去台東看海了!

積下來許多東西沒寫,又要等寒假。寒假絕對要找到工作呀!不然就完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