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

07年完美的聲音

早上DL了謝安琪的新歌,本抱著有新東西就聽聽看的心態,誰知道聽了一遍,剛剛白上了兩課日文,腦中一直回盪她唱的那個「我都」,天呀!怎麼可能唱得那麼完美!
回來後,SEND給大B和Twinkle,TWINKLE說早有了,而且很愛聽。我說︰「搞到我今朝完全無心機上堂。」Twinkle問︰「聽懷身世?」我拉開話題︰「她的『我好』太完美。」女人的直覺真是恐佈。
去年完全是富士山下的天下,今天的歌也沒甚麼一枝獨秀的。來到年尾的年尾,突然爆出這麼一首歌來,哇!天呀!我現在一邊聽還一邊毛管動。天呀!怎麼可以唱得這麼遊刃有餘,自然得那麼恐佈,輕中帶重,那幾個音,好像不經意唱出,細聽才聽到當中的技巧多麼可怕。所有厲害的人好像都具備這種特點,明明一件事,做起來一點都不費力,但就不是明白為什麼會這麼好看、好聽,完全找不到當中的規律和定則。余華的故事明明很平凡,隨便一個十歲孩子都能說出來,但經他手寫出來,就是好看得一塌糊塗。到底為什麼?
我,能達到這種境界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