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持續低潮

心情持續不好,不好還要繼續做事,剛剛還和學姐吵了一點小嘴。以前很喜歡吵架,覺得吵架那種面紅耳熱、心跳加速、短時間內把腦筋轉動到極限。每次吵架後,均感滿足自豪。一個個地位比我高的人,甚麼訓導主任、校長、權威等等,除了「歪理」二字,甚麼詞語都拿不出來。這兩年,不想吵,很煩,說一大堆結果也改變不了。在上位的仍然逍遙快活,我始終我行我素。
拼命忍,忍著學姐責難。我不過問她討論的時間而已,結果不斷被罵。我在想,我也是有尊嚴的呀!學姐不斷問我︰你解決了嗎?我不想告訴她,調班時間基本上定在星期一早上八時,那是老師唯一空閒時間。低溫持續,假如不確定要事在身,不希望老師因為我一個人冒著早晨的寒風,來學校給我開門。偏生我是那種不願意解釋的性格,這又令我想到WATLER LI,中一的英文老師。
話說中一時默書全部不合格,WATLER LI問我,是否家庭出狀況,我答是。他的邏輯是這樣︰家庭出問題,沒時間溫習,默書不合格。如果我告訴他︰每晚我都把範圍抄五次,一直到默書。他不會相信的。就如我小學時每次人家質疑我突然間哭起來時,我告訴他們晚上被趕到後樓梯捱饑抵餓,罰站至凌晨,他們全不相信︰「你說謊。」我收起眼淚說,對,我在說謊。所以,解釋沒用。如果言語有用,就不用打仗了!可見,動物比我們聰明,說一大堆有何用?打一場,知難而退,就可以。
往後直接放棄英文。BILL說我和蕾一樣,遇到困難很容易放棄。我說,對。除了說對,也不知道應該說甚麼。我很固執,許多事都不肯放棄,不肯放棄夢,不肯放棄文字,甚至那些放棄我的人我都沒有放棄。大家看我很瀟灑,拋下一切離家出走,DICK說︰「我們朋友群之中都很平凡,也沒有聽過誰反叛得離家出走的。」我笑笑,不語。
有留意到一點嗎?也許朋友們都沒留意。為什麼總是孤單的我,對於擇偶成家,伴侶相處甚至教育子女,隨時能夠說出十條理論?為什麼學校經營、人格發育、社會發展,我如數家珍?如今想起來,心,仍然痛。
樺華學姐ONLINE,我一如11月以來所做的,把近日苦況說一遍,她說︰「因此你更加要堅強!」那刻很感動,沒錯!堅強!不要倒下!少少苦楚等於激勵。希望能做到!冬天,11月反覆提醒我孤獨的滋味,挫敗、失落,永遠離不開,無法擺脫。但我每年,均期待著11月,無可救藥地戀著11月,以為所有苦難和哀傷,到11月全都好起來。也許,它每年都告訴我提醒我,人生永遠不如意,所以,我更應該認清夢想,堅強走下去。
我知道一切都是執拗和悲觀的錯,既然如此,但願我義無反顧地堅強地錯下去。我甚麼都做不來,惟有反覆自我安慰、消極沉溺至死。

突然想起一件小事。上學期,活死人學長同一天同一時間約了吉拉學姐和阿東學長開會,最後他去了吉拉學姐的會議沒去阿東學長那裡,令阿東學長生氣了一段日子。我曉解學長的決定。

留言

  1. 我果句語境唔係咁架喎= =
    唔好斷章取義好喎~

    回覆刪除
  2. 差唔多LA~~
    我都唔記得~~
    意思岩就得~~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