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9日 星期四

持續低潮

心情持續不好,不好還要繼續做事,剛剛還和學姐吵了一點小嘴。以前很喜歡吵架,覺得吵架那種面紅耳熱、心跳加速、短時間內把腦筋轉動到極限。每次吵架後,均感滿足自豪。一個個地位比我高的人,甚麼訓導主任、校長、權威等等,除了「歪理」二字,甚麼詞語都拿不出來。這兩年,不想吵,很煩,說一大堆結果也改變不了。在上位的仍然逍遙快活,我始終我行我素。
拼命忍,忍著學姐責難。我不過問她討論的時間而已,結果不斷被罵。我在想,我也是有尊嚴的呀!學姐不斷問我︰你解決了嗎?我不想告訴她,調班時間基本上定在星期一早上八時,那是老師唯一空閒時間。低溫持續,假如不確定要事在身,不希望老師因為我一個人冒著早晨的寒風,來學校給我開門。偏生我是那種不願意解釋的性格,這又令我想到WATLER LI,中一的英文老師。
話說中一時默書全部不合格,WATLER LI問我,是否家庭出狀況,我答是。他的邏輯是這樣︰家庭出問題,沒時間溫習,默書不合格。如果我告訴他︰每晚我都把範圍抄五次,一直到默書。他不會相信的。就如我小學時每次人家質疑我突然間哭起來時,我告訴他們晚上被趕到後樓梯捱饑抵餓,罰站至凌晨,他們全不相信︰「你說謊。」我收起眼淚說,對,我在說謊。所以,解釋沒用。如果言語有用,就不用打仗了!可見,動物比我們聰明,說一大堆有何用?打一場,知難而退,就可以。
往後直接放棄英文。BILL說我和蕾一樣,遇到困難很容易放棄。我說,對。除了說對,也不知道應該說甚麼。我很固執,許多事都不肯放棄,不肯放棄夢,不肯放棄文字,甚至那些放棄我的人我都沒有放棄。大家看我很瀟灑,拋下一切離家出走,DICK說︰「我們朋友群之中都很平凡,也沒有聽過誰反叛得離家出走的。」我笑笑,不語。
有留意到一點嗎?也許朋友們都沒留意。為什麼總是孤單的我,對於擇偶成家,伴侶相處甚至教育子女,隨時能夠說出十條理論?為什麼學校經營、人格發育、社會發展,我如數家珍?如今想起來,心,仍然痛。
樺華學姐ONLINE,我一如11月以來所做的,把近日苦況說一遍,她說︰「因此你更加要堅強!」那刻很感動,沒錯!堅強!不要倒下!少少苦楚等於激勵。希望能做到!冬天,11月反覆提醒我孤獨的滋味,挫敗、失落,永遠離不開,無法擺脫。但我每年,均期待著11月,無可救藥地戀著11月,以為所有苦難和哀傷,到11月全都好起來。也許,它每年都告訴我提醒我,人生永遠不如意,所以,我更應該認清夢想,堅強走下去。
我知道一切都是執拗和悲觀的錯,既然如此,但願我義無反顧地堅強地錯下去。我甚麼都做不來,惟有反覆自我安慰、消極沉溺至死。

突然想起一件小事。上學期,活死人學長同一天同一時間約了吉拉學姐和阿東學長開會,最後他去了吉拉學姐的會議沒去阿東學長那裡,令阿東學長生氣了一段日子。我曉解學長的決定。

2 則留言:

  1. 我果句語境唔係咁架喎= =
    唔好斷章取義好喎~

    回覆刪除
  2. 差唔多LA~~
    我都唔記得~~
    意思岩就得~~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