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3日 星期五

難以名狀

11月,過得很迷離。每一個星期,當我恍如沉睡中醒來,想做點甚麼,那個星期將近結束。這個月,當我想要寫點甚麼讀點甚麼做點甚麼時,赫然發現11月已近尾聲,2007年也快將結束。這,到底說明甚麼?
結括半個學期下來,閒事做太多,閒機打太多,閒話講太多,閒歌聽太多,閒書看太多,閒文打太多,閒事管太多,閒字打太多……這樣下去,還剩甚麼?當我意識到甚麼也沒做過的時候,今年已將過去。我嚇了一跳,心想,會不會,當我驚覺需要做點甚麼時,我的人生也將告終結?
這一年,我過得不太好,也不算差。
驀然回首,仿佛一個暑假下來,我迷失了,迷失得很嚴重。自從離開後,我,一下子掉進深谷。心裡一直想往前走,然而,前面總是不願意點亮燈,不願意露一點可行的路。長草及天,風也不吹一吹,讓牛羊露個臉。
午飯時又和活死人學長怨天怨地一番。世界,真是複雜。我們,就這麼樣待在台南混,到底,將來會如何?會得到甚麼?
開始查詢海外升學的資料,我又想離開了!走得愈遠愈好。只是現在的成績,能夠如何?學業不行,文章也不行。花這麼多時間寫的東西,許又認真看上一眼?到底,我缺甚麼?欠甚麼?為何得努力總得不到回應,為何辛勞和結果永遠不成比例地反向延展?
接下來,我要往哪兒走?往哪兒努力?為何大家都說我行但偏偏事實告訴我不行?也許,需要一個老實得人,告訴我永遠都不行,不要再存怎何奢想希望了!就這樣,平凡地庸俗地無能力一直下去或了結吧!
想得太消極,不如捧本書,讓自己快樂一下,快樂一下。惟有,如此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