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兩後彩虹


無論今天打不打甚麼、別天打不打、後天打不打,都不算自然,全是故意。上天自然地創造了時空,人們不自然也為它們命名。自然地誕生故意,故意地自然。
前幾天還的這本書,已讀了一半。明天買不買?明天再說。
星期三買了兩本書,辦了張金石堂卡。誰知道今天看新聞,金石堂拖欠太多書錢,台灣出版社發聲明,停止向金石堂供書。今天去金石堂想訂書,售價員說沒庫存所以不能訂,我很奇怪︰不是因為沒庫存才需要訂書嗎?不管,看看明天晚上心情好不好,好就去買張大春爸爸版。反正一張卡,不會限制我只在同一間書店買書。分散資金,倒不明智。
新出版的書很大問題是,這樣一本三百多頁,其實沒甚麼字也沒甚麼內容,幾天就看完。一來因為我快,太多時間(不溫書之過),二來因為字都好大,圖好多。但價格反而因為印刷成本而上升,好想咬人吼!出版方面,香港就比較老實,圖就圖,字就字,以圖為主的書賣圖,字為主的賣字,不會一半賣字一半賣圖而且兩邊都不算最好。

大B SEND了畢業照給我看,他說︰「昨天很開心呀!笑到不懂笑了!」看著那一堆喇沙的舊同學,畢業兩年,也算共過苦難吧!樣子沒變多少,只有更醜更老。看著照片生硬的笑容,不覺自己都笑了!大B說︰「好齊人呀!差你咋!」我笑笑,就算我在,也未必會出席,出席也未必會拍很多。也許阿PAN一張大B一張三人合照再大合照就完了。
再三年,我就畢業,如今已陷入畢業恐懼。畢業大概不會拍照,學士袍也不太可能穿。性格自然而故意如此,故意又自然如此。勉強不得,勉強不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