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9日 星期五

不為君王唱贊歌,只為蒼生說人話

學校徵文落空,不禁問自己,到底還欠甚麼?文筆?想像力?題材?那篇堆砌出來的學校徵文東東放在隨柳那邊,有空去看看,給一點意見。
隨柳的命名嘛,要算好久好久以前的港劇《太極張太豐》,自己沒看過,只聽過主題曲,鄭國江的詞,到現在還會背︰
風中柳絲舒懶腰,幾點絮飛飄也飄。
誰能力抗勁風,為何樑木折腰,柳繁卻可輕卸掉。
於世上,也知顛沛未能料。
傲然笑,冷觀得失感玄妙。
風驚雨急自巍立,扁舟也可渡狂潮。
葉柔力搏千斤,淡然隨遇變招,雨後紅日千里耀。
音樂總陪著人成長。有些人是兒歌,有些人是鋼琴曲,有些人是流行曲,有些是英語民歌。於我而言,武俠片集主題曲是我成長的背景音樂,武俠小說成為主體。到現在,這些短小精幹的歌,比那些長篇大輪重播幾十年的流行曲,更令我記得。至少我沒辦法完整無缺把K歌之王的歌詞背出來,武俠片主題曲倒能隨時背好幾首。天蠶變啦、大內群英啦、霍元甲啦、蘇乞兒、萬水千山總是情等等等等。我發現性格中被這類俠義影響太多。可能我外在是後現在虛無式村上春樹,中間一點點韓寒式狂傲,而最深層還是狄青范仲淹郭靖楚留香呀!
早晚會寫一本武俠小說的。寫著起火了,生存的動力可能就回來。

呃…上一上YOUTUBE,竟然找到主題曲片頭,把剛剛的歌詞訂正了一下,請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