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

北宋博物學家沈括曾經考究灶君來歷,原文很長,就不多說了。中國古代柴火煮食,凡有灶處,必有灶君。灶君肩負起保祐家宅,每年一次上天述職,不講自己往年做了些甚麼豐世偉業,只講駐守的人家功過是非。灶君通常無為而治,沒怎麼理會凡人生活,百姓往往到了灶君即將返回天庭,才想起衪,祭灶「收買」灶君神心,希望衪美言幾句,使家宅來年安康順足。

灶君述職的日子,就在農曆新年。不止灶君,老百姓祭拜的神祀,都會在新年時節,回天庭去。

古時中國人十分可愛,認為人間所有事物,均有神靈統領。山有山神,土有土地,水有龍神。為甚麼年廿八才大掃除,平時不掃呢?其中一個說法是,神仙們農曆年離開凡間上天了,大肆清掃才不會打擾衪們。

祭祀、大掃除只是其中一環,現代人化繁為簡,放假四天當過了年。傳統的農曆新年,足足忙上一個月。香港人買曲奇、金莎過節,古代人同樣買糖果慶節。今日大家貼揮春,造紙術未發明之前,人們則貼桃板。貼桃板很麻煩,價錢不便宜,且家家戶戶要貼,忙碌可想而知。直到宋代,造紙術和印刷術發展成熟,大量印刷盛行,春聯量產化,更流行起年畫,掛岳飛、掛鍾馗,鎮守家宅。

收買灶君、掛名臣武將,都是防禦性的。老百姓的新年願望,不外乎避邪求福,這些習俗流傳至今。今時今日,比較少見的,可能是掛鹿馬的傳統。嗯,「指鹿為馬」的鹿馬,還有驢。

趙高雖然陷害了鹿和馬,這兩種牲口,與「祿」發音相近,寓意福祿和官運(事業運),百姓十分歡迎,新年時繪畫年畫,掛在門口。春聯也是要掛的,上下聯各家各戶,依自己心思書寫。唯獨橫批只有一款,四個字,「順天行化」,祈求玉皇大帝保𧙗,新一年不生疫禍。

春聯橫批並非官府限制,乃是約定俗成。宋朝官方不管言論自由,只管賭博自由。宋人尋常日子,不准賭博,到了農曆年,賭禁開放,老百姓可大賭三天。賭博的花樣極多,司馬光愛投壼,李清照愛打馬(麻將前身),還有骰子甚麼的。玩法和現代不同,仔細讀過也不識。

此外,婦女還要回娘家「歸寧」,帶些禮物回娘家。初六送窮,札些祭品,送走窮鬼。初七人日去道觀燒香。元宵節掛花燈,一掛就是五天,多少佳人才子就在五天燈展裡失散了。真的喔,人來人往,小孩子看皮影戲時容易遭拐,小偷出門搵食。辛棄疾可說幸運得很,至少找得到伊人所在。熟食攤滿街都是,煮食容易失火,政府則規定沿街放置大水桶防火,不會因懼怕火災而禁止販賣熟食。

活動那麼多,開銷自然龐大。宋朝的堅尼系數,大抵和現今香港相近,窮的極窮,富的極富。可是過年過節嘛,沒有貧富貴賤之分,都得同樂。宋代人就發明了「分期付款買年貨」,類似我們的月餅會,

每月供款,到新年時一整套年節包裹,直送府上。那就不怕過不了年關。



以上為李開周《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書摘。這本書有簡體和繁體版,2016年春出版。建議大家讀台灣時報的繁體版。無他,書店一定有貨,簡體版反而難得。新年共親朋圍爐,與其怕尷尬被問婚姻家事,埋怨巿道不佳,不如講講古人過年趣事,笑一個晚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