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寫不了稿

已經一個多月隻字未寫,算是這輩子最少寫作的時候。心裡仍是有話可說的,仍是想寫點甚麼講些甚麼,但好像來來去去都是那樣的東西,沒甚麼進展。零產出的日子,不禁想,文字之於我到底是甚麼,我之於我到底是甚麼,我之於他人,到底是甚麼。

某天醒來,忽然冒出一句有趣的話:

努力成為某某的Someone
結果變成那人的Reference

到底我想變成誰的Someone?我又用了甚麼方法?忽然發覺自己失了方寸。無論對人,對事,對於文字。

一直以來,對於自己的待人方式,寫作方向,那個道,都非常的堅持。我認為這是正確的。可最近半年,看着大熊的小故事,fb page,進展順利。我想做的事情,緒如寫小品配圖,等等,他都搶先一步做了。作為專業,他比我具優勢得多。不期然會想,作為一個人,也是。



文字和性格密不可分。當自己的疑惑時,當生活給壓迫時,尤其是,信念動搖時,是絕對不可能順利的。充滿疑惑地下筆,自亂陣腳。可是,太久沒寫,退步非常明顯。

經常出門遊玩,剝削了寫作的時間也是。最近不安於室,經常出門,放一天假,往往就出去一天。早上去行山,行完山,通常看場電影,或者別的。回到劏房大約六點了,煮個飯,洗個澡,又兩小時。躺下來想讀點書吧寫點甚麼吧,完全專注不了。好像心裡面的話,說與不說,也不重要了。反正說了出來這個世界也不會有甚麼大改變,只是自己爽而已。又何必。

我在寫,年復年地寫,年復年地等待,等待在世界某個角落,或許有人會賞識我的文字。就像年復年地等待我喜歡的人,接受我的邀約,一次的愉悅過後,又要等一整年。整整一年。我們的距離,完全沒有拉近。十年過去,仍然沒有拉近。1cm都沒有。

我們都在等待,我們都在期待。渴望工作上,有一天能獲得他人賞識,渴自己喜歡的人,會喜歡上自己。最初或許堅持自己的做法,堅持自己的想法。要是得不到,就會開始向他人求索。要是我變成了其他人,是否就能擺脫劏房的命運?要是我不是我,欺騙其他人,是否就能得到別人的眷顧和鍾愛?

又或者,無論是不是自己,堅持與不堅持都無所謂,我作為個人,只是錯誤歸納了我所觀察的結果。這個結果假如是錯的,我們的方向也會錯。然而,誰又有能力判斷,事情的對與錯?要是無法得知,我們的人生,該往甚麼方向走?我的文字,又該往甚麼方向走?

文字我還算有自信的,下筆時該怎麼寫便怎麼寫。做人卻難了。我執着,執着要做書,執着各種好像不應該執着的事情。執着某些色相,名相,並或者以此為最高的道,是否又錯了呢?

我執棄掉之後,會剩下甚麼?

甚麼都不剩了吧。

而,人的一生,不也如此?努力地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

我有的只是我自己而已。其實我甚麼都沒有吧。

可是,最徵結的問題,仍然是沒有答案。到底該怎麼辦?人生是否只有兩條路?定或者,有第三第四條我看不見的,給我的想法和執念蒙閉的那條光明的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