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K型企業

最近也好像進入了中年人俱樂部,下班就和同事宵夜,投訴公司哪些政策出問題,哪些工作太操勞。哪個主管亂作妄為,哪個部門和我們對着幹。事情很荒謬,工作很辛勞,人事很複雜。

沒有公司沒有問題。工作了幾年,沒遇過同事不埋怨公司制度,工作方式,上司管理,管理層決策錯誤⋯⋯就算一些有名的大公司,也存在合與不合。到底一間公司是甚麼模樣,該以怎麼樣的方式管理,如何對待員工,如何組成一間公司。


《不開會的CEO》


莊偉忠是香港最後一個良心CEO了吧。維護員工的利益和尊嚴,與員工分享三成利潤。

莊偉忠第一篇文章,是早幾年在報紙上看到。他說剛接掌一田(當時的西田),上班第一天問,8:45分的早會是甚麼回事?沒有特別,即是騙員工15分鐘工作時間嘛。取消。 書中的經營理念,有點像武俠小說,待人以仁義,思考員工和公司互惠互利的路向。領導對公司影響之大,實在非同小可。換了老細,整個部門給換掉也是常態。明明工作就那些而已,好好的幹活不就是可以了嗎?卻為何老是出現那些有的沒的。是人的習性?或者組織本身隱伏的舊患。

《B型企業》


這本書與其說是介紹甚麼是B型企業,甚麼是老闆、員工、社會都能獲利、雙贏的企業的組織管理,不如說是檢驗自身公司能否達到B型企業的標準。

書中的標準是切實可以達到的,對員工而言。可是,在商業社會,特別是毫無社會保障制度可言的東亞,則變成一種可望不可及的理想--老闆們怎會放過自己的既得或即將可得利益。社會責任甚麼的,別儍了。

《社企力》



社企早在十多年前在歐美興起,Alan de Botton 的人生學院便是以社企型式創立。香港也有光房等社會企業。社會企業講求社會責任,以行動證明賺錢和福利是可以並存。

社企的魅力在於雙赢。坦白講,創造雙赢的公司,未必一定要社企。像莊偉忠那樣,維護員工的「利益」,就是「義」的表現。

《公關公義》


有信仰的朋友,時常感歎某些在上位者之所以行惡事得好報,是上輩子修得好。我覺得這種想法,是源自我們的社會缺乏公平公義。

《公關公義》的原本應該是暢銷大書,但出乎意料地,賣得相當慢。裡面的內容應該是相當容易消化,案例和分析,大可二擇其一。可是,居然,沒賣出幾本。不期然令我覺得,難得這個社會,不需要公義?非得以惡而行?

《無印良品》


日本企業能衝出世界的企業沒幾間,這本書幾乎把無印良品的管理秘密都揭露了。許多以前覺得不可能的規範,原來也可以透過設定、訓練達到。

有一套國際標準流程ISO,廣為公司採用。ISO的標準非常嚴謹,務使工作流程精簡。無印的方式,可謂另一種ISO設定。只不過,人的習性都是胡作非為,想到甚麼做甚麼。當權力大到無視甚至破壞制度,整個工作流程和整間公司,下場會如何?

◎小結

從各種成功企業的案例來判斷我待過的公司,幾乎沒一間合符標準。沒有員工會對公司和上司沒有怨言,只是大家都只是在怨,真正轉工的沒幾個。

找了幾份工作,轉了幾間公司,也真心覺得,每間公司都差不多。差在工作是重是輕,薪水是多是少。公司的待遇,同事的人事,前前後後,來來回回,對工作失去了熱情,對人生也失去了希望。只剩下,金錢的渴望。總想像有一日,有錢了,就可以安枕無憂地過日子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