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超出預期

最近,安撫了好幾個同事。做到哭的同事。

一個,因為要追數,上級給了一張不可能達成目標的書單。她掉低所有工作改書單,結果,對方拒絕。數,還是要追。

另一個,因廣告部門不願寫得奬作品的介紹,推了給她。她滿腔熱誠,連續一星期OT寫完,晚了五小時交。最後換來一句:你寫不完為甚麼不找人幫忙?

除了遞衞生紙⋯⋯甚麼都做不了。




我自己也沒有甚麼好東西。第一次做書展,達成只到40%,全世界都為這件事而頭痛不已。要解釋,故然要。最初我就已經想,不可能到100%,到60就已經很好。結果。

超出預期的事情還不止這一件。編劇興趣小組,沉默的我一如既往分到死亡之組。這組人,基本上只有一兩個人談過戀愛,居然想寫同性戀,每個人都覺得同性戀很好,很奇情,同性戀才應該、值得、配得上情深。導師只是很開心很高興地踢橋。

討論兩小時,毫無進展。最後,導師盯着我,我無奈,便把自己壓箱底的故事拿了出來。講完之後,導師立即拍板!雖是意料之中,但講完之後,有點後悔。因那個故事,是我原本留給自己的,卻也是一直拖着寫不出來的故事。

只他們的能力,看來,恐怕又要我一個人獨力完成了。而且,很可能導師聽完之後,已經找其他人開始動筆寫稿。我要加把勁。

最近很困惱,完全沒時間寫故事。想寫,又沒有足夠的資料。需要很大量的時間和心力去做。放工想多看點書,也都已經沒時間。過去幾年一直都在打輕鬆的工,就因為需要大量時間沉澱和寫文章。連blog都想不到該寫些甚麼。可能又過一年了吧,人大了,總覺得,唉,說甚麼呢?別說的好,去寫故事吧。

然而,望着稿,對着電腦,忽然甚麼都寫不出來了。

希望這次的編劇班能逼自己寫出來。


公司的數追得很差,連累了同事。坦白講,我很難向人解釋自己的思維方式,那是一種長期的小說思維,這令同事們很煩惱。

除了數字上,還有文案上。目前負責科技類型,上一任主管要求把科技類的書安個文青標題,我安了,但副標題仍是直白的。這個月換了新主管,他們就覺得這標題不好了。不過這個標題是預計要用一年的。

換了新主管,許多作風和風格上都不一樣了。挑戰固然是有的。不過,整個格局都要重新適應。 一個月下來,我想一想,該是換個方向了,不論自己,還有書區的佈局。

看,整日在想這些事情。文稿,該怎麼辦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