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沒甚麼好講

最近確實沒甚麼好講的,每日重覆上班下班,上班下班,心裡想的都是工作的事情,沒甚麼時間想故事,找資料。來來去去都是重覆着差不多的生活,重覆到連批評都覺得無力。

前一陣子看了套解碼遊戲,這部戲絕對可以大大地批評一番,可是,才動筆,又覺得其實沒甚麼意思。怎麼寫也寫不過別人,倒不如不寫。然而,這卻是我最擅長的歷史人物傳記式批評。或者我該換個方式,不以評論的寫法去寫,還可以。可惜,當有一點點靈感之際,又要上班,又要解決工作的問題了。

最近也時常忘東忘西。明明預備了走一轉深水埗買錶買新手機的外套。可去到那邊,錶鋪的地址忘了查, 手機忘了帶⋯⋯緒如此類,不一而足。實在需要放個長假。


S100終於壞掉了。跟了三年,第一部正式意義上的相機。

前一陣子賭氣說它落後了,想賣掉,它就時得時唔得。搞得我想賣它也打住了(果然物似主人,愛鬧脾氣,膽敢在重要場合出包)。最抵死係佢連一齊買個張SD卡都整壞埋。真係........

雖則依家有大機隨身,但無左部細機,依然周身唔聚財。可能因為大部份相都係用佢黎影啦~~嗯嗯~~其實某程度上,用細機影相係開心D,唔洗用腦嘛。

不過,沒有了隨身機在身,實在有點不安。大機雖然隨身,卻不想經常拿出來㬨人。除非工作需要,不然也很少動大機了。

前一陣子,公司春茗,主要用大機錄,S100壞了,只好借其他人的機子來錄。使得三條片都不同顏色。很是懊惱。 這又帶來另一個問題--如何用不專業的器材和技術模仿專業人士的做法?

 業餘的時代,或許終將凌駕於專業了。

實在也沒甚麼好說。近來讀多了些經濟書,商業書,工作需要。想去看場電影,但沒有時間。一星期工作七日,現在和大學時代的作息基本上都一樣,8點開始,一路工作到晚上10點。 只是,當時我十分鐘可以回宿舍,現在則要早一個半小時出門。

紀錄如下:
09:00 開工
09:30 校稿
10:00 追稿
11:00 比人追稿
12:00 放飯
13:00 開工(鋪頭)
15:30 開會(鋪頭)
16:00 上書、執書、庫書
17:00 放飯
18:00 load數(全區)
19:00 做書展書單
20:00 幫D採購做新書單
21:00 執場
22:00 做上司D野(中間加入無限次客人查詢)
23:00 收工
01:30 做報告
02:30 覺覺豬
07:00 起身
07:30 出門口
這樣工作量,我都只是11K,仲要每年交400蚊稿比政府,無資格抽公屋,無時間同FD食飯,無屋企人,無床訓,有雪櫃但無時間去街巿。

不過都仲可以睇曬成套《明朝那些事兒》 。

這樣的日子,真有夠香港人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